动物警察是个什么鬼,Ta能保护我吗?

新周刊2018-06-19 11:37:49


姜戈语录038

善待动物,应是每个人的必修课。



前几天,俺的粉丝群因为这条新闻炸开了锅:




看到同胞受到这样的虐待,俺除了痛心,更多的是震惊:什么样的人能下这样的狠手?为什么虐畜事件总是屡禁不止?迫于舆论压力,这名施虐女子在微博发布了一段道歉视频。然而伤害已经造成,道歉、忏悔也无法挽回这条珍贵的生命。


此刻,俺只想记住你可爱的模样,愿你在天上一切安好。愤怒过后,我们也该好好想想,如何让无辜的动物们得到更好的保护。




 在“真人秀”节目里,动物警察是正义和爱心的化身,在现实中,对于设不设立专职动物警察一直都有争议。


流浪猫丽丽被人斩去后腿,义工为此报警,当班警察的回应是“一只猫而已”。此事促使一群香港市民打出“香港是虐畜之都”的标语,于2013年9月中走上街头示威。他们除了希望警方严肃跟进虐畜案件,还强烈要求政府设立专门调查动物案件的“动物警察”。



香港一批市民发起“为动物站出来”的主题集会。


2007年起,香港已经有民间团体建议设立动物警察,近两三年来,设立动物警察的呼吁越发强烈。2013年多宗虐畜案件发生后,香港民建联发起了有935人参与的调查,当中逾七成人赞同设立动物警察。


而香港设立动物警察的想法,借鉴自欧美国家,尤其是荷兰,它是世界上唯一一个拥有成规模动物警察队的国家。


荷兰的动物警察。




荷兰动物党党魁玛丽安娜·提姆表示,荷兰设立动物警察的理念来自《动物星球》频道的一档真人秀节目——《动物警察》。在节目中,美国拯救动物团队在动物受苦受难时及时出现,俨然正义和爱心的化身。


不过,设立动物警察的动议在2010年得以通过,不是动物党的功劳——它在荷兰议会中只占有两个席位,还不足以影响政局——而要归功于基尔特·威尔德斯领导的自由党(PVV)。


PVV认为动物也有各种权益,这些权益应该得到维护,因此,在新的执政协议中特设了有关动物的一节,规定将任命至少500名警员充当专职动物警察。




玛丽安娜·提姆表示,作为一个专门为动物谋福利的政党(这在欧洲乃至全世界也不多见),动物党乐于支持任何有利于动物的政策。但她也担心,动物警察可能会更关心宠物的权益,而不是习惯被漠视的家畜。


“如果你开车经过一个猪被习惯性地关在过于狭窄的空间里的养猪场,你会拨打那个紧急电话吗?”PVV发言人迪永·格劳斯否认了这一批评。他说,动物特警的工作范围,也包括“生物产业、野生动物和马戏团动物”。




批评者则认为,这一政策只是表面功夫,荷兰政治家并没有那么热爱动物并真心为动物谋福利。哲学家、动物权益活动家保罗·克里特尔认为,这个问题要从两个方面去看:这可能会引起公众的反对,并高呼政府应该把钱花在追捕罪犯上;但无论如何,该政策得以通过,说明荷兰人越来越重视动物权益。


“在某种程度上,动物福利是一个奢侈的问题……爱斯基摩人不可能允许自己去反对吃海狗肉。但在荷兰政界思想分歧极大之时,选民会去寻找一个具有明确道德立场的避难所,而动物权利就是一个例子。荷兰人是很有道德观的——至少在成本不高的情况下。”




最激烈的反对意见来自阿姆斯特丹警察总长贝纳德·韦尔滕,他声称看不到设立动物警察的举措有多少价值。“我开玩笑地称他们为‘仓鼠警察’。这些警力得从我们已经备受压力的现有人员配备中抽调出去。”他的盟友、芬洛市长也对此表示质疑,并表示:“对不起,在芬洛我们还有更重要事情要做。”




在荷兰,设立专职动物警察之前,救助动物的工作主要由荷兰保护动物协会进行。该协会成立于1865年,有超过20万名会员,14名专职调查人员在150名志愿者的协助下,完成监管荷兰全境动物的任务。他们每年会接到8000个求助电话。


事实上,其他国家或地区也是这样运作的。在纽约,14名隶属于美国反虐待动物协会(ASPCA)的执法人员监管着全纽约的500万只动物,每年处理的案子在5000起左右;在洛杉矶,2005年成立了第一支反虐待动物项目小组,即“洛杉矶市动物执法队”,同样隶属于ASPCA。



德国警察突击检查非法动物运输,拯救了许多被偷运的小动物。


台湾新北市则于2011年委派34名警员担任动物保护警官,协助渔业局处理案件,这算是兼职的“动物警察”。


ASPCA的动物执法人员身着与警服颜色、款式相近的制服,并配备手铐、手枪、警灯等专用设备,还可以依法行使逮捕权,所以,他们也被称为“动物警察”。


他们承受的工作量也大得惊人,以纽约为例,在交通高峰时段,一只从屠宰场溜出来的羊在公路上乱窜,他们要去追;一匹马倒毙街头,他们要赴现场调查取证;一房主在地下室非法饲养了一条鳄鱼当宠物,他们要把它救出来送到动物园,并对房主进行教育……



因路上太堵,武汉一男子骑马上班。


卢卡斯女士干这行7年,遇到了不少奇葩,其中有个人暴打自家养的狗,打到腿骨、肋骨断裂,卢卡斯准备逮捕他时,此人振振有词:自己对狗就像对女儿一样,打是亲骂是爱。此人最后被判入狱一年半,且终生不得接触动物。


至于设不设立专职动物警察的问题,一直都有争议。香港动物权益活动者柳俊江认为:“动物警察看似是解决虐待动物的快捷方式,可是了解越多就越清楚:改善落后的法例、要求市民更主动协助举报调查、管制动物买卖和过度繁殖等更复杂、更难‘口号化’的问题,才是更好的答案。”




本文摘自《新周刊》第411期 文/谭山山


姜戈荐读

点击图片即可阅读,不点准后悔!



你家猫为什么越来越像狗了?



告诉我,那么爱猫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