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经典)邓凡‖小团圆

墨香染尘2018-06-12 15:48:50


小团圆

邓凡(湖北)


 她死得很寂寞,就像她活得很寂寞。但文学并不拒绝寂寞,是她告诉历史,二十世纪的中国文学还存在着不带多少火焦气的一角。正是在这一角中,一个远年的上海风韵永存。——题记


 
“在三十岁之前,及时回头。从此褪下幼稚的外衣,将智慧带走。然后做个合格人,开始负担,开始顽强地爱着生活。”这是民国奇女子张爱玲写给自己的话。她是一位于乱世中活出了一番盛世的非凡女人,终其一生,她横空出世而来,年纪轻轻便成为上海滩一代文豪;她旁若无人的活,字字真言,以一种对人生忠诚的姿态撕破了人间那层温情的面纱;她听天由命的走,带着一抹张爱玲式的性感,讥诮、冷漠着说道,笑,全世界便与你同声笑,哭,你便独自哭。她是青花瓷上的浓淡转笔,是绝美曲调里的抑扬顿挫,她的骨子里,点点滴滴都是才情。

读张爱玲的自传体小说《小团圆》时,经常有种被针扎刺痛的滋味,故事中的人世薄凉、男女恩怨,正映现了我们心底深处诸般复杂的情结。她笔下的灵魂、文字中的孤傲,跌宕起伏的人生轨迹,仿佛一束清冷的幽光,暗藏了她一生辗转的无数忧伤。

洋派的母亲很漂亮,但却吝于伸手拉着九莉一起过街,偶尔手指的触碰,母亲就皱起了眉头;父亲是典型的晚清遗少,空有名家的家世,却似一副骷髅,躲在床幔的背后吸大烟,重男轻女,听到后娘的诬告,对九莉拳打脚踢,甚至幽禁…

外人只看到了她显赫家世繁华热闹的表象,于九莉而言,家却是“一袭爬满了蚤子的华丽的袍”。大家族的恩怨是非、勾心斗角、聚散离合、人情冷暖,大概只有她自己能够体会吧。

从小就站在云端看俗世,人情世故、家族分离,偌大的家族,却无她的藏身之处。该是有多大的悲凉,打小就得寄人篱下,在窘境中三天两天伸手向母亲拿钱,为母亲的脾气磨难着,为自己的忘恩负义磨难着,努力学着谨言慎行,但那些琐屑的难堪,终于一点点地毁了她心里微薄的爱意。似乎有条长长的路走到了尽头,整个少女时代,九莉活得冷漠而凄清。

直到邵子雍出现,九莉二十二岁的生命,仿佛一瞬间鲜活了。

其实明知道两人无论是年龄还是性格都有巨大的鸿沟,明知道他只是个为日伪卖命的文人,明明知道他情场放荡热爱自由,明明知道没有结局,她还是奋不顾身一头栽了进去,把高傲的头颅低垂,直低至尘埃,最后,在尘埃里开出花来。

烟火璀璨,只是刹那。繁华落幕后,一切都将是灰烬。

他们的过去像长城一样,在地平线上绵延起伏,但是长城在现代没有用了。没过多久,子雍便爱上了其他女人。滥清的男人什么时候少过,九莉自然不能与半个人类为敌,却也终是厌了,扭过头,留给这人间一个柔软而孤傲的侧影,拂尘而去。

《小团圆》延续了张爱玲一如既往的写作风格,琐碎、深沉而颓废的文字里,潜藏着男痴女怨和那个时代的繁华倾颓,一字一句,冷静惆怅,道尽了人间烟火,写透了世间情殇。

因为爱过,所以慈悲;因为懂得,所以宽容。

和上述的刹那,仿佛望见一个身着丝质碎花旗袍,双手叉腰,头颅高昂的女子,她持着一个潇洒而苍凉的姿势,淡淡的走向那个十里洋场般华美的旧上海,然后,又走远了……

 


图片选自网络,与本文作者无关



作者简介邓凡,现在武汉纺织大学党委宣传部工作,负责校报编辑。从事过小语种推销、家教、营销、采编等工作,《时光倾情,岁月沉香》、《从你美丽的流域》、《味道》等多编作品发表。

香悟人生,染千秋梦

纯文艺、乐生活、微平台


顾问天行、奇志 

总编倾墨已染

责编:白雪非梦、创造未来、风起清新、仙乐

企宣:快乐生活、伴君入梦、侯庆红、天井

主编微信号ahgyxzq123,QQ: 3261208706。QQ群号:374676841。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来稿标题注明“作品名称+作者姓名+文学体裁(附作者照和简历)。微信搜索“墨香染尘”或扫描上图二维码关注即可。稿件原创首发(已发纸媒除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