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驻法大使、外交学院原院长吴建民车祸过世-他的最初梦想是当一个好翻译

51找翻译2018-01-11 19:14:10

【快讯:#吴建民车祸去世#[蜡烛]】多个信源证实:前驻法大使、外交学院原院长吴建民在武汉因车祸不幸去世。


  (来源:人民日报)


  吴建民,1939年3月30日出生于重庆,汉族


  1959  毕业于北京外国语学院法文系,分配到外交部。外交部安排在北京外国语学院再读3年翻译班(研究生)

  1961  借调到团中央国际联络部

  1961—1965 世界民主青年联盟总部(布达佩斯),任代表翻译

  1965—1971 外交部翻译室

  1971—1977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三秘、二秘

  1978—1979 外交部北郊干校劳动

  1979—1983 外交学会欧洲处

  1983—1985 外交部政策研究室一秘、处长

  1985—1989 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参赞

  1989—1990 中国驻比利时王国使馆、驻欧共体使团政务参赞、首席馆员

  1991—1994 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发言人

  1994—1995 中国驻荷兰王国特命全权大使

  1996—1998 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常驻代表、特命全权大使

  1998—2003 中国驻法兰西共合国特命全权大使

  2003. 7— 2008.4外交学院院长,全国政协外委会副主任

  2003. 12.12—国际展览局主席

  2005.3 — 全国政协副秘书长兼新闻发言人

  2008年4月30日卸任外交学院院长


  吴建民-想当个好翻译的吴建民


  吴建民有多重身份,却总也离不开“魅力外交家”这样的描述。


  他曾经为周恩来总理做翻译,同传能够一口气做三四个小时。


  他在国外做过9年大使,离任时法国前总统希拉克亲自为他授勋。


  他担任过外交部发言人,儒雅外交官的形象由此为中国大众所熟悉。


  他在外交学院当院长,2006年就构思“中国梦”,举办过三届“中国梦与和谐世界”研讨。


  “我这一辈子,舞台都不是我要的,都是别人给的。给了我舞台,如何做,是我的事情。”今年74岁的吴建民说。


  说起自己的梦想,吴建民回答很简单:人来到这个世界上,总要做点事情。

  在他十六七岁的时候,就有了这个想法。在他“追梦”的过程中,甫一毕业即前往外交翻译第一线的忐忑不安,一杯清茶通宵写稿的长夜漫漫,琢磨打开中国外交局面的殚精竭虑……尽管做的事情各有不同,心中“要做点事情”的信念却从未动摇。


  “受点挫折,也不怕”


  25年前的那个炎夏,吴建民正在纽约联合国总部忙碌着。他每天都在分析世界形势,“一年要写300多篇东西。”


  1989年,吴建民离开联合国,被派到比利时担任中国驻比利时使馆和驻欧共体使团政务参赞。


  那一年,正值中国外交的艰难时刻。“这里面有很多曲折,比如说想见很多人就是见不着。”吴建民说,有一次,他请欧共体委员会的高官吃饭,自己在饭店等了半天,对方只打来一个电话,说奉上级指示不能前往。就这样吴建民屡屡被“放鸽子”。


  有一次在外交场合遇到欧共体委员会的高官,吴建民提出一起吃个饭,对方看了看他,说“不知道再过三个月,贵国政府是否还存在”。当时吴建民觉得一股血往脑袋上涌,当即回敬对方一句“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直接用法文说的。“到现在他都觉得没有脸来见我。”


  “要走出低谷,我当时花了很多力气。”吴建民去社区讲中国文化,直接用法语讲,不看稿子,反响很好,他发现“工作还是可以开展”。


  “那个时候,想了很多办法让人们了解中国,干得还蛮起劲,受点挫折也不怕,觉得总有办法。”他说,1990年底,自己离开比利时,情况已经有所好转。


  “要官就不是吴建民了”


  当1990年离开比利时回国,他有了新的舞台——做外交部新闻司司长兼发言人。


  “从来没干过,如履薄冰。我有个班子,每次发布会之后都要进行总结哪里说得好、哪里不好。”吴建民说,“通过研究和交谈,我慢慢摸清了记者的特点。”


  在担任新闻司司长期间,吴建民能够接触到国家领导人。1994年8月,当他即将赴荷兰担任大使之前,领导人找吴建民去家中谈话。


  “当时有人给我出主意,说跟领导人要个副部长当当。我心里说,要官,就不是吴建民了。我就是我。”


  随后,吴建民先后就任中国驻荷兰大使、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和瑞士其他国际组织常驻代表、特命全权大使,当他就任中国驻法大使的时候,已经59岁了。


  “人来到世界上,为国家、民族、世界做点事情,我这个大梦想没有变化,但是每一个时期,具体的目标不一样。”他说,自己刚到法国时,当着全馆的人说“大家都有自己的追求,我有我的追求。我到法国来,不是来养老的。”


  吴建民与法国前总统希拉克建立了良好关系,促成江泽民和希拉克互相访问各自的故乡。在即将离任时,希拉克亲自为他授勋。“很开心。”他说,“那个勋章很重的。”


  “不好干才让你去”


  从法国回来,吴建民就任外交学院院长,这对他来说很“突然”,毕竟自己当时已经64岁。他跟领导说,这个年岁改行是不是晚了点?而且也不好干啊。领导说“不好干才让你去”。


  在这里,吴建民的工作有了很大变化,主要就是培养青年人才。在2006年到2008年,外交学院联合其他三所院校,举办了三届“中国梦与和谐世界”研讨会。


  “为什么要搞?我担任院长期间,经常和学生个别交谈,发现学生缺乏一点追求,缺乏梦想,这很容易被小利所诱惑,这样不行。”吴建民说。


  2008年,吴建民卸任外交学院院长。如今,74岁的吴建民,仍然在忙碌地工作。在接受记者采访的当天,他正在准备资料,“晚上和美国人对话,探讨中美关系。”


  “回首往事,很踏实”


  在采访中,吴建民对记者感慨:“我这一辈子,舞台都不是我要的,都是别人给的。给了我舞台,如何做,是我的事情。”


  大学毕业后上研究生班,刚上了一年半,他突然被借调到团中央国际联络部,被派到匈牙利布达佩斯去当一线翻译。


  当中国驻匈牙利使馆和团中央国际联络部都抢着要他时,陈毅的一纸调令,让吴建民回到外交部翻译室,一干就是6年,担任毛泽东、周恩来、陈毅、李先念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法语译员。


  随后,他两赴联合国工作。在“世界外交官的橱窗”里,做个好翻译的梦想,变成了当个好外交官。烧壶开水、泡点茶、通宵写发言稿的日子也常有。


  “人来到世界上,不就做点事嘛。能做的时候,社会需要你的时候,就做一点。”他说,“官做得大不大,无所谓,只要真正做了心里想做的事情,无愧于心,无愧于国家和人民,回首往事,就觉得很好,很踏实,不会半夜惊醒啊。”


  ■ 同题问答

  25年前你在做什么?那时候你的梦想是什么?

  1988年,我在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团做调研组长。一年要写300多篇东西,很辛苦但很充实。我当时的梦想,就是尽可能准确地观察判断国际形势。


  作为一个成功者,你人生最大的失败是什么?

  从1979年到1984年,那时候我40-45岁,精力正好的时候。但是,这时期我却没有做很多事情,在外交学会一年只用接待几个代表团。


  有什么话是你深信不疑并且最想教给孩子的?

  “堂堂正正做人,踏踏实实做事。”是我深信不疑并且最想教给孩子的。


  是否有过放弃或不思进取的时候?如何度过那段艰难时光让自己继续前行?

  短暂的有。比如1979年回国之后那段人生低谷。我就找点事情干,管家、做点翻译,还是蛮充实。这段时间,家务事我全包了,打扫房间、买菜做饭、带孩子,也蛮有意思,带孩子出去散步,讲故事,有时候还要临时编。孩子听得都有点入迷了。

  但是我觉得人生经过这一段也好,做事情会更加成熟,有点挫折之后自己会比较冷静,考虑问题会更加深入一点。这几年也没白费,我那时做了不少翻译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