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寻的一片春

冬天的野子2017-12-06 20:27:37

                                 

                

                                         【一路往南】    

                         

        时隔多年,当我再次踏上这趟南下的列车,不经想起很多年前母亲和表哥送我去千里之外的城市读大学。那是我和母亲第一次坐火车出远门,大学毕业的表哥当时算是家里比较有见识的人。火车很慢,扑哧扑哧的从北向南,我实实的趴在母亲背上,母亲则趴在窄窄的桌上。我们都只是趴着,谁都没有踏实的入睡。我憧憬着大学的生活,想象我的学校的样子,猜着宿舍姐妹们的模样。母亲担心着我接下来离家的生活,想着我会不会洗衣服会不会吃不惯会不会想家。漫长的二十几个小时,我们都那么静静地或是趴着或是看着窗外。那时候那个城市离我越来越近……


      多年以后的今天,那个离开许久的城市又一次离我越来越近……


       火车的轰隆声让我一夜没睡,这有点不大像我,记得从前坐火车总是一上车就睡然后睡到终点,顾不上看行李顾不上吃饭。

从上铺调到下铺,听着中铺小伙的鼾声,看着对面晕了一路车的中年女子睡去,车厢的灯还没唤醒清晨。我摸着黑去洗了把脸,然后找了个稍微亮堂的地方化了个妆。天越来越亮,那个在终点的城市也在苏醒。

         在出站口远远看到了灰灰,人群里她用力地挥着手,恍如还是当初那个纯粹的女中豪杰。我早已控制不住我的欣喜拖着箱子跑去。

和灰灰在毕业后还是见过很多次的,刚毕业我在鄂州的那几年灰灰还常常从武汉跑去找我,后来在我回山西后还一起约着去上海浪过一次。用灰灰的话“只要活着就一直浪下去。”

       灰灰一把夺过我的箱子,我说很重,她说你是装了金条来的吧,然后拖着箱子前行带我去过早。


                  

                                          【撩一把春天】


      大武汉的清晨阳光明媚,四处的嫩绿鲜红无不漫出春天的气息,据说刚刚下过半个月的雨,我感觉整个城市都被洗涤的清亮。


       在武昌火车站欣喜地见到菲菲,说起菲菲,认识她是在实习毕业那年,她和灰灰住在我的楼后面,大家一起约着吃饭唱歌,慢慢熟知,朋友的朋友变成了彼此的朋友。毕业后便也没有再见过。


       灰灰之前问我,这次我们踏春的行程,我说想先回趟鄂州。


       鄂州,那个在我梦里常常出现的地方。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