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一种声音-时光流转里的斑驳影像

人要有点书卷气2018-06-12 14:05:11


在这个炎热的夏季,所有人都在寻找着冰凉,而我却只想逃离这桎梏,只有冷气经过冷气槽的声音陪伴我。拉紧了肩上的披肩,打开音乐,蔡琴的声音倾泻而出,总是在不经意间被她的声音截住,如同一杯酒滑落喉间,余味深长。

我一个人在灯光下,漠然微笑。叶子在冷气的吹动下欢快的跳着舞,想转身离开,却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重复着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时间放佛停驻在旧年的这一刻,从未向前,可是,时光跃过时间在时光的光年里将一切滑向好远好远了。

很多个夜晚我的耳朵里充斥着陈旧而陌生音乐,接近它们,试图用它们来表达自己,我只在偶尔的时候怀念,怀念一杯冰凉的清水,怀念一首不经意里听到的歌曲,怀念旋转的沧海和桑田。

关了音乐,我们就能听到自己的声音,嘈杂背后的那片沉寂,像午夜的收音机里安静而深沉的旋律,忽然地,揪得你心疼。因为听说唱歌也是在流泪。音乐里那些让我尖锐疼痛的人们,请你告诉我:是你的寂寞比我多,还是我的孤独比你多?原以为雪落无声的意象,和那些无言的遗憾都会化为一湖温柔的秋水,深蓝若干米之下,我愿幸福在说话。

我不知道灵魂是否存在过?是否会痛?如果酒有灵魂,那它一定出现在夜里;如果音乐有灵魂,那它一定出现在悲情里;如果文字有灵魂,那它一定出现在思想里,如果一个人真的有呢?


每一个在梦里流浪的人,都该是一个孩子,因为不再有记忆,不再有欲求,因此放弃了面具,所谓的面具。

你似乎只有在夜色中都能找寻到属于你的快乐。
我曾一度去改变自己,并且几欲,但终究没有过去,这就是所谓的劫数难逃。
我知道这座城市一次又一次改变了我,它给疼痛的同时,也不失时机地给我一些糖果,它偷走我一些睡眠,又还给我一些美梦。
这座城市在最热闹的时候对于我来说就真的空了。
哲学家的灵魂居住在他的头脑里,诗人的灵魂深藏于他的内心,歌者的灵魂回落在他的喉咙之处,可是一个舞者的灵魂却流灌于他的全身。
你曾经对于青春、爱情或者你所坚持的东西去惨淡地经营,又会去刻骨铭心,但终于还是想到了在远处等待着它们迎面扑来或者渐行渐远。

那些年听过的声音,武汉,武汉的夜晚,这些声音在夜空中飘荡,陪伴了一个又一个仰望星空的夏仲夏之夜,城市的星空早已模糊不堪。可是那些声音,那些声音里的文字,永远留在记忆深处。我喜欢这些文字,喜欢这些声音,喜欢潜藏在这些文字声音里的情感,丝滑细腻温柔且风情万种,它是属于我一个人的风情万种。


《夜色阑珊》你在黎明看风景,我在黄昏看着你,你可知道,在我眼里你是唯一的风景。浮光掠影的背后,城市寂寥的边上,有我,在这一刻,夜色阑珊……天际的一端  渐渐烧成灰烬 城市的阡陌 有颜色在暗暗涌动 夜 是一个从来都不会自足的世界 只是每一盏灯火的背后 就有一副温暖的容颜 。

《阿申爱乐》我在G弦上叹息,你在E弦跳舞,我寻着你的影子,却怎么也赶不上你的脚步,等我来到E弦,舞曲已落幕,于是我回到G弦守着轮回的迷雾。

 程丹的《吉普赛的家》 走吧 落叶吹进深谷 路上飘满红罂粟 我 从不放弃行走的渴望 因为 永远的远方是故乡 出发 在音乐里流浪 朝着家的方向 
如果 我有一双翅膀 我要象鸟儿一样在天上飞翔 可惜 我不是 如果 我是一条鱼 我要在海里自由自在的游荡 可惜 我不是 如果我不是我我要象个吉普赛人一样 带着心爱的手鼓 流浪在天涯 可是 我还是我 如果没有如果 我要在音乐里做个吉普赛的家 和你一起 朝着家的方向 流浪”

《罗丹音乐剧场》如果离开这个世界和热爱这个世界一样真实,那么生命的相聚和分离同样意味深长。当每个音符响起时,我的那首回忆里有你的一些。罗丹音乐剧场,不只是, 一首老情歌。

《武汉夜边缘》 有一段时间,我们开始意识到,这个城市是为我们而准备的。  
  我们无意中,成为了又一代的都市人。  
  这座城市给人们太多的东西,同时也给了它自己本身。  
  它可以不需要我们,甚至于不需要它自己什么。  
  梦想着,在这城市的下边,一个美丽的世界正为我们而生长。  
  顺着神话,呼吸在城市的暗处,我们一直急于寻找。  
  其实,它从未失去过。  
  在体验从未到来之前,需要一个看上去应该很有意思的地方。  
  我们可以占有它,在它出生的时候。  
  它就属于武汉的夜。  
  武汉夜边缘。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白昼和黑夜是一对情人。  
  由于触犯了戒律,作为惩罚,他们每天只准在低显的黄昏得以短暂的相拥。  
  “天要黑了,我得走了。”  
  “就这样留下我一个人,我真的很寂寞。”  
  “那就带着它吧。里面装了我想对你说的每一句话。”  
  从此以后,这只八音盒,成了黑夜排遣寂寞的唯一方式。  
  用着它,黑夜得以快乐的走到第二个如歌的黄昏。  
  音乐所以快乐。

      今夜我还不想做梦,其实已无梦可做。  
    今夜我哪也不想去,其实我已无处可去。  
    今夜,我只想乖乖的。  
    乖乖的夜。

       流行一直藏在我的生命里,它和我一起生长。  
  我爱我自己,因此我得去爱它。  
  我害怕自己的成长,于是我就开始有点恨它了。  
  恨流行。

     “小姐。你要不要坐车啊?雨下这么大,快点上车吧!”  
  “你现在去哪?”  
  “我…离开这里就行了。”  
  每当这个城市的气流明显的超越了我所能把持的速度,我似乎只有做这些不计后果的   遁逃。  
 
 总是,总是热望有一辆TAXI,可以载我离开这里。  
  可以载我回到从前,可以让我天真的想到,  
  假若昨夜来临。

      夜是乖乖的。  
  
声音也是乖乖的。  
  就连心情也是乖乖的。  
  只有那些文字,还在心里微微的游动。  
  也许,它们和我一样,都已遗失在了乖乖的夜。 

      穿越都市声音丛林,夜是我最后的朋友。  
  武汉夜边缘,有梦,有朋友。  
    
  我从小就是一个游子。  
  我相信每个游子的心情都一样。  
  在家的时候想离家,离开了家却想回家。  
  武汉夜边缘,带你回到心灵的家园。  
    
  没有黑夜,白天也不好意思活下去。  
  没有梦,生活就残废了一半。  
  第一道阳光,开窗可见。  
  可闹钟说,夜是白天做的梦。  
  武汉夜边缘,在听觉里做一次有颜色的旅行。  
    
  看见的,熄灭了。  
  
消失的,记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