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座城,一个牛逼

一点悠先2018-06-19 14:41:00

 
蓝色字体是进入新世界的大门喔


图文/持盈


武汉是座怎样的城市,我没有办法去描述,因为我对它的了解确实不多。即使我已经在这里,武汉的某个角落里生活了两个多月,但事实上,我对此并无了解。


对武汉的印象,也只是残留着儿时的记忆。小学一二年级的时候,班上哪个同学去武汉游玩过那简直是件了不起的事,用现在的话来说,这牛逼我可以吹到小学毕业。于是常常羡慕那些去过武汉的同学,从他们的“牛逼”当中,我大概捕捉到有关于武汉的信息,无非就是高楼大厦,车水马龙,长江大桥,还好那时他们还不知道有“灯红酒绿”“鳞次栉比”这些个词,不然这个“牛逼”还能吹得更淋漓尽致,羡煞旁人些。


终于有一次,我也有机会在同学面前吹牛逼了。是的,写到这里你们就该知道,我要开始讲一个关于乡巴佬进城的故事了。


那是一个异常炎热的夏天,我终于听到母上大人提及去武汉的字眼了,原因说起来有些有些对不起吹的这个牛逼——我是去看病的。但不管怎样,武汉我终究还是去了,终于看到了同学嘴中说的高楼大厦,当然我只能在这些高楼大厦下面的车水马龙里堵得寸步难行。即使这样,也能让我回去好好地吹嘘一番了。


从武汉回去之后,我迫不及待地期待着开学,我要吹嘘的牛逼已经饥渴难耐,那时有种“朕已阅过这江山,尔等乡巴佬还不速速前来膜拜”的荣耀感,似乎我看过的繁华就是属于我的,不过确实,对于一个从没走出过乡镇的孩子来说,对外面世界的好奇心已经超越宇宙了,而这种好心奇被满足后的莫名的虚荣感简直爽到爆棚。


可能是当时的记忆太过深刻,也可能是我吹的牛逼太过荒诞,于是我至今还记得我吹了一个怎样匪夷所思的牛逼——我去武汉的时候,坐在武汉的公交车上,外面的一毛两毛的钱满大街乱飞,还贴到了公交车前面的挡风玻璃上,甚至还有五毛一块的,武汉的人他们根本不稀罕那点破钱……在一个同学抢在我前面捡起了地上的一毛钱之后,我如此向他夸耀“朕阅过的江山”,而事实究竟是怎样的呢,我已不记得这个牛逼到底兑了多少水,只记得当时的自己无比神气。


于是,“武汉是座无比繁华的城市”这种印象和某些“吹牛逼”的情怀至今还潜在我的脑子里,而这种印象和情怀促使着我一心来武汉实习。而当我逐渐长大,小时候所见过的武汉的确越来越繁华,可那时一心想吹的牛逼却再也没有了当年的热忱,甚至有些莫名的落寞。


来这里已经两三个月了,每天除了上班就是窝在租房方圆一公里的地方,我也不知道儿时想走遍大武汉的情怀至今为何变得索然无味,也许,是再也没有能听我吹牛逼的人了吧。


【一点互动】


交流一下那些年你吹过的牛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