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记‖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

大豫文艺2017-12-06 16:51:05





平常里,经常看到幼儿教育决定了一生的走向、家教缺失导致孩子成绩滑坡、家长在教育中不可缺席云云,难为这么多人都在思考下一代的教育问题。思考归思考,真正执行教育的还是老师,家教、学校、社会都扮演着重要角色,缺一不可。


其实每个孩子都是父母的心头肉,今天重点谈谈中学生的在校表现,思考一下如何让孩子平稳过渡,彼此相安。


学生成绩好,自然是家长的资本,如果小学和初中成绩平平,指望高中屌丝逆袭何谈容易!知识具有延展性,学习具有承递性,从小就强化孩子的习惯养成,注重学习成绩自然是好事。在不强逼孩子的前提下,适度对孩子提出学习要求和成长期望是正确的。成绩好的孩子,一般都是把注意力放在书本上,也就是我们常说的“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那种类型,这种学生省心,衍生了学习兴趣,老师喜欢,家长欢心。




十个手指伸出来还不一般齐,加德纳教育理论告诉我们,人的智力水平千差万别,所以要因材施教。大锅饭的教育大格局之下,老师如果仅凭一己之力去适应孩子,开展针对性教学,显然是难上加难。以调皮散漫的孩子为例,积习难改,到了高中阶段基本已成型固化,又正值青春叛逆期,如果不注重方式方法,就会产生对立,造成逆反。


教书这么多年,眼睁睁看到了很多这样的后进生,大错不犯,小错不断,每逢此时,总是耐心与之说教,多做思想工作。学校教育的一个优势,就是学生可能不听家长的,倒一般可以听进老师的话。大不了,错了再改,改了再犯,犯了再改,千锤百炼。可许多老师恰恰是输在耐心上,求全责备,等不到学生改过,就套用条条框框束缚,结果事与愿违,渐渐失去了教育耐心。




全班几十号学生,老师最累的就是这些后进生,花费了大量时间。但是学校考核教师,一般还是要看班级总体成绩。好多学校,口号上要求科任教师和班主任齐抓共管,但实际上科任教师管理学生收效甚微,这是不争的事实。通俗的说,就是学生往往不怕科任教师,却害怕班主任。但是班主任如果简单粗暴,久而久之,这种怕就会演变成恨。从这个角度来说,很多班主任没有抓住问题的实质,做的多是与学生对立的无用功。


理解班主任苦衷的家长,倒也罢了,还有少数家长认为班主任找茬,在刁难自己的孩子。试想,如果孩子不违反学校纪律,班主任能没事找事吗,有那时间他还不如眯着眼休息一会儿呢。这里面,有一个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家长朋友要适度与班主任老师沟通交流,主动与班主任建立互动,便于及时了解孩子在校的表现。




学生犯错,家长被请到学校,总会说一句话:“我家孩子在家很听话啊,平时不是这样的啊!”没有老师会无中生有,给学生捏帽子。眼前孩子就这样了,你还能说平时老实,现在就不能犯错。犯错不怕,就怕不改错。如果你定的标准太高,孩子实现不了,自然就会破罐子破摔。最怕家长和老师联手,专挑孩子的缺点,进行精确打击。


高中同学小王的孩子,就特别喜欢上网,有时候双休竟然不回家,躲在网吧里打游戏。有时候还伸手要钱买装备,满嘴都是游戏世界的杀器。他家里有电脑,但是拔掉了网线,父子都上不了网,就认为是釜底抽薪。孩子急了,就利用双休上网,经常被老师汇报。他苦恼地说,网络有什么好玩的。我说,孩子对网络好奇,是正常的。你可以答应他在家玩,规定时间,满足他的需求。但是要适度,超过这个度,就会毫不留情地掐断网线。他试了一下,还跟孩子讲上网的危害,果然孩子渐渐不那么痴迷了。




有些家长看到邻居的孩子成绩好,教育孩子时,一口一个邻居孩子如何如何,时间一长,孩子就听腻烦了,再说不仅没意思,也更没有效果。我的观点,人与人差别大,成绩落差,有历史原因、智力原因、教育背景等很多因素,不能一味归结为孩子不努力。这年头,只要不懒,干啥都能吃饭,奈何非要走考学入职这一条路,真要是学不进去,去学一门技术也是蛮不错的。那些大老板,不见得都是名牌大学毕业的。所以说,成功与学历没有必然的关系,倒是与技术息息相关。


学生时代,相对都比较单纯,拿家长那一套要求孩子,确实有点吹毛球痴。成不了才,首先要成人。成才不过是考上大学,谋一份满意的职业;成人,却是旷日持久的伟大工程。再说,成才不见得都是成人的,清华学生往狗熊身上泼硫酸就是明证。




可惜,尊师重教,尊老爱幼、团结同学、自强不息、文质彬彬、礼让三先,这些最传统的教育都被我们忽视了。学校只重视成绩,因为有高考指挥棒;家长只重视成绩,因为只考虑将来就业。我们目前所做的几乎无一例外地没有考虑学生的感受,那就是:我是谁,我能学到什么程度,我的特长是什么,我怎么样融入集体,如何做一个对家庭对学校对社会有用的人。


在家庭成为灌输机器,在学校成为做题机器,在社会成为无能机器,这样的“成果”难道是我们愿意看到的。一个远房表兄,孩子智力不凡,考上了武汉一知名院校,但是大四时忽然提出不上了,死活不学了,最后玩失踪,这些年家长都没有找到孩子。情节清晰到距离毕业上班仅一步之遥,你能说这里面发生的变故都是孩子的错?如果我们的定位错了,孩子找不到存在感,对生活失去了兴趣,你敢说日后都能按照你的设计,走出稳健的轨迹?


不见得!




孩子该是哪块料,家长和老师最清楚。逼急了,狗也能跳墙。能考上大学的前提是喜欢学习,至少对学习不抵触。当然也不是放纵,孩子在校犯错,在社会惹事,就需要惩罚。有一点可以确认,如果家长和老师管束不住,他一定会在社会受到惩罚。所以在家庭和学校,在尚且可以管束的时候,能让孩子学会按照规则出牌,这样就可以少走弯路,也不会对别人造成更大的伤害。


人不是孤立的存在于世上,万物千丝万缕,我们所做的一切都会对孩子产生或多或少的作用。教育的功能说白了,就是指导学生如何学习,如何做人,这一课在家庭和学校能尽早则尽早。不要等到孩子出身社会,才去教会他如何接人待物,那就为时已晚。




最尴尬的是,将全部的教育神力都推卸给学校,认为自己交了学费,学校就必须全副武装,为学生站岗到底。奉劝那些当甩手大老板的家长,你和老师是绑在一起的,有时候你的助力会产生学校不能替代的作用。被请到学校不是丑事,而是学校有心抛给你的橄榄枝,这是一份信赖和携手,需要彼此共担和扶持。


“子不养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在教会学生做人做事的流水线上,谁都是质检员,不可缺席。


——2016年10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