巾帼风采:与飞机“约会”的机械师邢采霞

东航山西分公司2018-05-23 11:55:02

转自“太原晚报”订阅号

在“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到来之际,《太原晚报》2018年3月7日第04版报道了东航山西女机务工程师邢采霞的故事。


《与飞机“约会”的机械师邢采霞》

飞机机械师,一个男性主导的行业。一名女性,在这行里凤毛麟角。


48岁的邢采霞干这行25年,而且干得挺不错。她每天和飞机打交道,在她的手中,各种操作拆装如穿衣吃饭般娴熟,经她手维修养护的飞机超过1560架次。



虽然,有过失落、也曾一度迷失,但她最终坚持下来,而且凭着个人奋斗,成了这行的佼佼者,让很多男同事自愧不如。


她说:"干这行,一手托着生命,一手托着国家财产,决不能让飞机带着一丝隐患上天。期待有一天,我能维护咱国产大飞机!"


与飞机“约会”

这不是一个适合女孩上班的地方。在东航技术山西分公司,她可是个“名人”。一位同事说,邢采霞工作特别认真细致,这是整个班组的“福气”。


从小对飞机痴迷的她,渴望有一天能从事与飞机有关的职业。她说,干这行,是从小就有的情怀。



1993年,中国通用航空公司的总部在太原,急需相关技术人才。那时,23岁的邢采霞刚从太原大学的电气工程专业毕业。


应聘后,她成了中国通用航空公司特设车间的一员,主要负责对机身某一部件的维护检测,比如各种灯组件、水箱等。


然而,她还有点失落:部件都是拆解后才送入车间,所以,仍鲜有机会接触飞机。


机会来了。1997年,我国的西北、北方、东航、南航、国航等八大航空公司合并成三家。


中国通用航空公司归入东航,她从特设车间调到了东航技术山西分公司定检车间。这意味着,她今后工作的每一天,将与飞机“亲密接触”。


当梦想变成现实,心里所承载的压力也会增加,尤其是这个行业。


和小卡子“较劲”

她踏入车间第一天,就被男性工程师质疑她的能力,她说:“他们的思维倾向已经认定女性难以担任此职业。”


飞机的保养与安全检查,是所有交通工具中最严格的——车在路上遇到故障还能靠边停等待救援,飞机可不行。


在民航界,飞机在累计飞行750个小时后就要做一次定检维护,根据飞行总时长,从最低为A检,最高为6C检。



很快,她就遇到了一个“下马威”。“以前波音 737—300飞机,客舱最后一排放有便携式氧气瓶,为空中急救所备。”


她回忆:“有一次,给飞机定检时,我查完氧气瓶后装回原位,使的劲有点小,一个固定用的卡子没扣紧。结果,从机坪把飞机拖出时,卡子松动,氧气瓶滚到了地板上。”


“这是谁检查的!”一位老机械师发现了这个情况,及时复位,扣紧。


辛亏没起飞,否则,飞行中氧气瓶滚动,可能磕碰导致高压氧气外泄,冲击力会造成乘客受伤。事后一想,邢采霞很后怕。


“稍有疏忽就是人命啊”。打那以后,她觉得自己患上了强迫症。航班旅客的生命系于一身,不得不慎之又慎,必要反复检查,确保无虞。


曾一度迷失

身高1米71、体重55公斤,从外表看,她绝算不上弱小。但是,一场大病,曾让她迷失方向。


“2008年,我做了一次大手术,生死之间走了一遭。”她坦然地说:“那段时间挺迷茫,想尽快回到工作岗位上,让自己充实起来。但是,治疗让头发全掉了,只好带了个假发套。”


返回车间,同事带给她的全是友善和温暖。她摘掉发套,找回了自我。


打那以后,她更加热爱这份工作,自学突破了多个技术瓶颈。


铱星电话,飞机上加装后,机组人员可通过卫星电话与地面联系。


然而,在一次安装中,她凭借丰富的经验,一眼看出,波音公司提供的销钉件号有误差,而且其他线路也存在施工问题。


很快,系统工程师与波音公司沟通,对图纸上的错误给予了纠正,并更换了新的图纸。


如今,再也没有人怀疑她的能力了。


累并幸福着

3月6日,在定检车间内,停着一架波音737—800,正在做为期5天的1C级定检。


飞机两侧的发动机已经被拆开,机身、机头、机尾处晃动的身影中,有一个身材高挑的就是邢采霞。


定检分工细致,谁负责哪一块,事无巨细地列在一张工作单上。


此时,她正沿着梯子在飞机上爬上爬下,按着工作单明细,一项项检查那些精密复杂的仪器。


“检修飞机的活儿,要‘从一而终’,因为繁琐的步骤不能中断或者移交,这样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她说:“机械师的工作,听起来高大上,做起来脏、累、苦。轮舱,收放起落架的地方,里面空间狭小,液压管路多,稍不留神油污就会蹭到衣服上、头上;驾驶舱,夏天阳光直射,维修时禁用空调系统,密闭的舱内又闷又热,最高温度可达35℃,工作服都会湿透。”


她说:“飞机上的一钉一铆都系着旅客的安全,只要一想到飞机上面会坐一两百个人,就不敢丝毫马虎,虽然累,但看着飞机平安落地,心里是无比幸福的。”

太原晚报记者 李涛

通讯员 倪芳文/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