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就去狂追,哪怕遍体鳞伤

桃子小播2018-06-12 13:19:34

听说关注桃子小播都是有故事的人


昨晚推送公众号原创后,收到粉丝留言:

我才没有关注你呢!我只是发现你变懒了 

作为一个勤劳的小蜜蜂,看到这句话,你觉得我会开心吗?

为了证明桃子不懒,下班后赶紧码字供上干货

——桃子小播



2016年8月2日早上9:34接到湖北之声的采访电话,内心竟然砰砰砰直跳,有些小紧张。

因为自己写的房产内容,被电台某节目所关注,这种喜悦难以言表,我曾一度痴迷广播,这种特殊的感情一直持续到现在。

1

曾经我像疯子一样的爱上广播。

从大学一年级开始,只要晚上没作业,我就会打开收音机听广播,我喜欢广播传递给我的那个声控世界,每个主播的声音都各有特色,或温暖,或搞笑,或青春阳光,或充满磁性。

他们的声音充满魅力,让播出的内容更具吸引力。

我喜欢的主播越来越多,我几乎听遍了湖北电台的每个调频,至今还能如数家珍的说出一些,电波另一端的乐阳、阿金、晓爱、许韬、张炜、简然、程帅、劲风、程真等主持人,我超级喜欢。 

整个大学,因为有了广播,生活变得更加充满激情。

2008年,我爱上听广播。常常一个人待在宿舍,守着精彩的广播节目,浑然不觉一个人的孤单。

2009年,校广播台招新时,我厚着脸皮去报名面试,可当时的机会只留给大一新生。

2010年,因为我喜欢的阿金要离开电台,我伤心好一阵子,新浪微博的开通也是因为他。

2011年,开始有了进广播台工作的念头,这就好比你喜欢一个人,便想拥有他/她一样。

2012年,为了进广播台有一个更好的台阶,我报考了华中科技大学新闻学院研究生,并在这年的九月开学季踏进这所向往已久的学府。

本科四年间,因为广播,我笑过,也哭过,兴奋过,也感动过,也做了很多看似疯狂的事。

还记得那年冬天的一个夜晚,我原本已钻进被窝听广播,突然听到DJ张炜说要开通听众热线,我立马掀开被子,拿起手机就跑到宿舍外面的一个墙角,不停的打电话,打了足足30多次也没能成功打进。

当最后一个听众热线结束,我失落的蜷缩在角落里抱着自己,听着广播中传来《一个人的冬天》这首伤感的歌曲,我的眼泪竟然不争气的瞬间滑下,就像别人抢走了我心爱的礼物一样委屈难过。

当呼啸的寒风吹得我直打哆嗦,才猛然发现,我竟是穿着睡衣跑出来的,赶紧擦干眼泪,装作若无其事的回到宿舍。

生活中的我,很少连续拨打同一个电话号码超过3次,为了广播我完全豁出去了。原来,在喜欢的事情面前,竟会如此厚脸皮,面子不再重要。

一向害怕失败的我,却对广播愈挫愈勇,我喜欢的其他广播节目只要有听众热线,我也会尝试拨打。

也许是冥冥之中,注定我与广播有某种缘分,也许是上天的眷顾,让很少中奖的我,能在广播中的有奖问答环节,逢答题必中奖;既获得过美食券,也获得过CS真人游戏门票,还获得过乐嘉在武汉的演讲门票,而且是相对靠前的位置,我曾连续几天打进热线答题,帮室友赢得了门票。

2

也是因为广播,我才叫桃子小播。

2010年,湖北音乐广播(FM103.8)推出了一档小播环节,热爱广播的听众有获得三分钟左右的播音机会。我通过微博与节目DJ取得联系,一次未果,后来又厚着脸皮追问,如下图。




2010年12月7日下午的课堂上,接到一个座机打来的电话。

“你好!请问是桃子吗?”

“是的,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叫桃子?”

“我是FM103.8的DJ张炜,你之前报名参加我们的小播环节。”

天啊,我立马后悔刚刚不该用质问的语气,原本以为自己个人信息泄露,结果遇到这等好事,我说话的态度立马温和起来,也不管自己坐在教室第一排,低着头继续电话沟通。

“是啊,就是我。”

“你今天能参加小播环节吗?”

“可以的,没问题!”

 “你喜欢听谁的歌曲?”

“五月天的。”

虽然当天晚上就要开播,还要搜集天气预报、娱乐资讯、养生等资料,可我真的不愿错过这个难得的机会,我挂完电话,完全没心思听课,立马用手机搜索资讯,放学后也顾不得吃饭,直奔宿舍整理素材,并打印出来,反复录音练习,那天晚上的小播环节很顺利。 

我至今还记得播音前DJ说的开场白:今天参与小播环节的是桃子,有请桃子小播,你说你喜欢听五月天的歌,一首《温柔》送给你。

在暖暖的背景音乐中,我开始了那天三分钟的播音,那是我与广播结缘以来,最幸福的三分钟,有那么多听众听到我的声音。也是从那天起,我才发现短短三分钟,能播出这么多内容。

后来,我在自媒体平台上注册的名字都叫“桃子小播”,想要借此鞭策自己不忘初心,对于自己所热衷的,能够像当年对待广播一样那般努力。

3

尽管当时我报考华科,系主任并不支持,因为前几届所报考的学长学姐都沦为炮灰,可我倔的连十头牛都拉不回来,毅然坚定自己的选择,因为没有人比我更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

在当时的我看来,如果要进湖北电台工作,我能考进武大或华科,对我进台工作定有帮助。

如今,再回过头看,也许当时的我,想法太天真,可我不后悔当初的抉择,虽然在追广播的路上,有过很多受挫的经历,但这并不妨碍我对广播的热爱,喜欢就狂追,难道有错吗?

虽然后来由于种种原因,我没进电台工作,可我不后悔当初那般疯狂。当我第一次听到“要成功先发疯”时,觉得很好笑,现在我真的明白其中的道理。我也终于懂得,为何有些人可以为了心爱的人追上好几年。

因为在喜欢的人或事面前,付出本身也是一种幸福,哪怕遍体鳞伤又何妨?至少自己努力追求过,不再遗憾。

-END-

桃子小播,优雅纠结的天秤女,吃货一枚,比起写作,对吃有更大的热忱。微信公众号:桃子小播,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