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豪周记(第59期):穿越时空的对话

顾豪2018-05-15 14:54:50

    前不久在一部关于南京大屠杀的纪录片上了解到了拉贝的故事,作为西门子(中国)的负责人,他冒着生命危险划定安全区并帮助中国难民,但回国后却并没有得到希特勒的褒奖。12月28日,我从南师随园逛到南大,在青岛路的一家韩国餐厅吃饭。本想去参观南大校园里的拉贝故居,却大门紧闭。

    12月31日,是2016年的最后一天,我再次来到摄山栖霞古寺,第一次参加了栖霞法华修学会,只因为我在一年前的一次活动中认识了修学会的发起人赵老师。这是我第一次学习到大乘正法《法华经》,我们还齐声诵读了《观普贤菩萨行法经》。

    《妙法莲华经》(即《法华经》)是佛陀晚年说教、宣讲内容,由其弟子整理。经文明示不分贫富贵贱、人人皆可成佛,并且明确指出唯有大乘不二之法,详细阐述了“性空”、“缘起”、“无我”等早期佛教的基本理念。这让我认识到“无我”,回归真心性净明体才是修行之正道,是不二法门。对于小乘法、一些仪式感的形而下的存在,甚至是基于“有我”的求佛,都是愚昧的。学佛是要锻炼自己的身心、领悟自然与宇宙的真谛,而不能愚昧甚至迷信一些形而下的表象。(见“附:浅谈大乘佛法与小乘佛法”)


(图:栖霞法华修学会)


    1月1日,我在家看了电影《你的名字》,这是很有想象力的穿越时空并且“因缘和合”的两个人的故事。晚上,一家人去逛超市,超市打折促销,挤满了人,最后排队排了半个小时。

    1月2日,我约了两位朋友再次来到位于桦墅周冲的嘤栖书院,那里正在举办知名作家的手稿展,很多是难得一遇的。有南怀瑾、木心、Milan Kundera、George Benmard Shaw、Alexandre Dumas,fils、Carl Gustav Jung、Emile Zola等众多名家的手稿真迹。手稿收藏家还与我们分享了手稿收藏的故事。看着这些被保存了几十年纸张泛黄的手稿,亦是一种穿越时空的体验。

    1月3日,我去浦口的雨发生态园看了玫瑰灯光节,满眼的灯光伴我走进了2017年的开始。


(图:雨发生态园玫瑰灯光节)


附:浅谈大乘佛法与小乘佛法

    因为《华严经》明确提出唯有大乘不二之法,也就是说修行小乘佛法是不能成菩萨,更不能成佛的,只能修得阿罗汉的果位。菩萨本意就是充满智慧、下化众生。所以在学习《法华经》后,我就深入思考了这个问题,其根本就是对“无我”的认识。

    我原本以为大乘佛法要度越众生,而众生未必都信佛,这是矛盾的。反观小乘佛法,通过个人修行即可,理应更该去推崇。但《法华经》提出“无我论”,小乘佛法却必然是“有我”的,是有区别心的。它只是一个引导法绝不是根本法,不是对佛法本质的认识,所以修行小乘佛法不能成佛。

    要知人本“无我”是人本来的佛性,至少我们在刚刚出生时还没有自我意识,我们是在这个世界上成长一段时间才逐渐形成自我意识的。“无我”的境界,就是回归佛性,重新变得没有意识。就是《心经》中说的“无意识界”,这样才能“无无明”。

    无我的状态,就是让自己与世界、天地和宇宙众生融为一体,所以我们不能为了自己修行,是为“无我”的众生修行。这个时候,“我”就是众生,众生就是“我”,任何生灵都没有区别,都显示出佛性本质。反过来说,只要抱着让自己成佛的目的去修行,就一定是“有我”的,所以就一定成不了佛。


(图:我和陈姝杉、秦艺源在嘤栖书院)


图组:嘤栖书院作家手稿展部分手稿照片


2016年12月28日至2017年1月3日(周记第59期)

顾豪,2017年1月8日

于湖北武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