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让他多活了五年!——急性暂时性精神障碍不是砍杀医务人员却得以免死的理由

最后一支多巴胺2018-05-15 13:18:57



想写下这些文字已经有很久了,但是我却一直提笔踟蹰。

 

因为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因为我总觉得心中有一股悲愤,因为在我的眼前总是有时时的血和泪在飞过。

 

自从哈尔滨王浩同学离开之后,这种悲愤、这种血和泪总是将我压抑的难以喘息,并且至今没有停止。就像鲁迅先生所说的那样:”我很想借此涑身一摇,将悲哀摆脱,给自己轻松一下”,但是在黑暗之中,却总有一股难以捉摸的力量牢牢的抓住我的双脚,它让我觉得身心俱乏,它让我疲惫不堪,它让我失望乃至绝望。

 

 

所以,当我提起笔时却又不知该如何说起了。

 

 

2011816日,原本是一个极其平凡的日子,但是对苦难的中国医务人员来说却又是一个纪念日。

 

当年在天涯论坛上有这么一段话,让我看后久久不能平静:“今天下午三时许,一名男病人手持不锈钢菜刀冲击东莞长安镇长安医院肝病科,趁医生写病历砍向两名医生头部。目击者称脑浆喷崩……….”。

 

这段文字并没有准确的描述当时的场景,但是它的措词却让我内心突然一种愤慨和无力之感。


作为一名急诊医生,纵然我见过无数次生死离别,纵然我见过多次骨肉横飞,但是如果用脑浆喷崩来描述一位同行的被害,依然让我不由紧闭双眼,浑身颤栗

 

那一天,东莞长安镇长安医院内科的刘医生在如往常一样有条不紊的给病人看病,可是他如何也想象不到致命的威胁正悄悄的来临。凶手携带一把菜刀突然发难,用刚买来的不锈钢菜刀疯狂的砍向毫无防备的刘医生!


刘医生的生命就这样一点点在凶手歇斯底里的狂暴之中流逝,我已经忘记了那一天我正在做些什么,但是当时我肯定不会知道那一刻中国又失去了一名医生,我肯定不会知道那一刻你们的口中又多了一点谈资。

 

刘医生倒地不起后,凶手离开了诊室,但是当他遇见碰巧路过的另外一名医生时却又起杀心,用同样一把不锈钢菜刀砍向了伊医生。一番腥风血雨之后,刘医生最终离开了这个纷纷扰扰的世界,伊医生也身受重创!


到底是什么样的血海深仇让凶手向以治病救人为己任的医务人员举起了屠刀呢?

 

凶手是一名以曾以保安为职业的退伍军人,2010年8月开始,凶手觉得自己的脸部有些歪斜,并且时有抽搐,于是来到长安医院康复科治疗。经过一段治疗后,凶手来到神经内科门诊,并且遇见了刘医生。

 

后来在接受审讯的时候,凶手说:“我跟刘医生把病情说了一下,刘医生就给我开药,然后基本上就对我不理不睬了”。我不知道凶手所谓的不理不睬是什么样的标准,要知道中国的医生担负着全世界最繁重的医疗工作。


即使门诊医生不吃饭不上厕所,依旧没有足够的时间来满足所有人的要求。如果想在一定的时间内看完患者,必须要简洁明了的完成诊疗过程,这样才能把宝贵的时间节省下来,才能让那些真正危重或者疑难的病人得到有效的诊治。

 

再其次,凶手的描述带着强烈的主观色彩,或许他认为自己受到了冷落,又或许刘医生简短的回答让他觉得自己的自尊心受到了强烈的侮辱。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感受:希望医生一分钟就解决其它病人的问题,轮到自己时又希望医生能够留给自己更多的时间

 

其实后来经过莞市人民检察院查明:“凶手因患面部瘫痪到长安镇长盛社区长安医院就诊,医院副主任医师刘医生对其进行了诊断并开具处方。然而,凶手在服药期间病情不断恶化,又多次到长安医院就诊,总共花费136元。其后,凶手离开东莞,分别在陕西、北京等地的至少5家医院就诊,前后共花费3万多元,病情始终未见好转。”

 

检方的调查可以说明三个事实:一是凶手所患的疾病可能并不是单纯的面神经麻痹,因为他的病情一直在进展。二是凶手除了在长安医院就诊之外,还曾经在全国多地诊治过。三是凶手的大部分时间和绝大部分医疗费用是在外院产生的。

 

但是,凶手却选择了仅花费136元的长安医院作为宣泄不满的地方。


但是,凶手却选择了与其并没有多少交集的刘医生作为砍杀对象。

 

凶手曾这样回答检方的问题:“谁会理会我这样的小人物,谁会把我当回事?”。


不知怎么的,看见小人物三个字后,我竟第一时间想起了那个在武汉街头做出血腥举动的年轻人,他又何尝不是小人物呢?

 

每一个人都是这个社会上的小人物,这个社会也离不开每一个小人物。没有人会把小人物当回事,但是这并不是放纵自己去犯罪、去违背社会次序的理由。

 

可能有人会为这样的小人物感到同情或者怜悯,但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是这个小人物伤害了别人,而不是其它小人物?但是,你想过没有,为什么凶手会认为自己是小人物?


2010年哈尔滨王浩同学也是被一名还是孩子的小人物无情的夺去了生命,2013年王云杰医生被一个小人物夺去了生命,2016年陈仲伟医生、李宝华医生同样是被小人物夺去了生命!

 

这样悲剧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每写下这样一个例子,我的内心都要茫然伴痛苦一次。我为遇难的同行感到心痛,我为那些手上沾满鲜血的小人物感到心痛!这样悲剧的事情还将继续发生着,它每发生一次,中国的医疗界都要阵痛一次!



对于暴力伤害医务人员的行为我们应强力谴责,保护医务人员的安全是全社会的责任!不仅是中国的医疗界需要安全的环境,每一个中国人都需要和谐的医患关系。

 

前几日,凶手终于被执行了死刑。


在得到这个消息之后,我始逝去的刘医生得以瞑目。在凶手被执行了死刑之后,我的脑海中又突显那些死于暴力医闹中的同行,如果那他在天有灵,是否能够得以释怀?

 

现在凶手虽然被绳之以法,但是却比刘医生多活了五年。人的一生之中又能够有多少个五年呢?或许这五年对于凶手来说度日如年,但是他却得以苟延残喘,他也并没有早日了解自己的生命。


如果在给刘医生五年的生命,他将会为治疗更多的病人,他将挽救更多的病人与病痛之中。

 

但是,凶手却用这五年来虚度光阴!


但是,刘医生却永失了治病救人的机会!


虽然有一万个不愿意,但是事实却是这个小人物比刘医生多活了五年,五年里他浪费了更多的社会资源!


当初在审判的时候,有人说凶手在行凶的时候可能处于暂时性精神障碍,并不能付完全刑事责任。甚至有人开玩笑的说:“什么都可以有,不能有病,但是精神病除外!

 

而现在,我要呼吁全社会:急性暂时性精神障碍并不能作为免死的理由!


因为我知道自古以来,每一个杀人凶手都有足够的外部刺激或者理由来证明自己在行凶的那一刻已经失去了理智。

 

我不知道远在天国的刘医生是否能够释怀,我也不知道已经被执行死刑的凶手作何感想。


但是,我却不能平静,不仅因为是凶手比刘医生多活了五年的原因,更多的是因为我知道类似刘医生的悲剧将不断的重复再人世间。

 

夜很久,难以见黎明!


路很长,难以的坦途!

 

让更多人了解更多一点!

我的微信公众号:最后一支多巴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