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防主题教育月|不可忘却的历史:广济田家镇保卫战

武穴教育2017-12-07 06:39:20

转载来源:中共武穴市委宣传部“武穴发布”微信公众号




编者按

2016年9月是我市开展的第5个全民国防教育月,重点是在青少年学生中开展国防教育月活动,活动的主题是“热血青春铸国防、同心共筑中国梦”。活动期间,全市将开展国防知识和国防法规学习、国家安全形势和安全战略宣讲、军事技能训练、校园国防文化建设等系列活动,着力增强广大青少年学生爱党爱国、心系国防、崇尚英雄的思想情怀,进一步营造全社会关心和支持国防建设的浓厚氛围。近期,转发“武穴发布”专栏信息,对活动开展情况及相关文章进行宣传,敬请关注!

今日讲述的是不可忘却的历史:广济田家镇保卫战



核心提示

1938年8月30日日军向广济县城发动进攻,9月15日为抵御日寇,中国军队在人称“楚天锁钥”的田家镇打响“田家镇保卫战”,田家镇成了武汉会战中国守军部署在长江防线的最后一道关口。近两万名中国军人在此战中用生命和鲜血谱写了一首抗战壮歌。虽然田家镇要塞最终被日军攻克,但两万守军的殊死阻击有效拖延了日军向武汉进攻的步伐,为后方紧急疏散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战役纪实

  广济田家镇战役分为两个阶段;从8月30日至9月14日为第一阶段,主要是防守和争夺广济县城;从9月15日至9月29日为第二阶段,主要是防守和争夺田家镇要塞。参加第一阶段作战的中国军队主要是第5战区的李品仙第4兵团与孙连仲第3兵团的部分部队。担任第二阶段作战的主要是第9战区的李延年第2军和原田家镇要塞部队,第5战区的部分军队进行了配合作战。   


  

  8月30日,日军第6师团向广济县城发动进攻,战役正式开始。在大河铺、破山口、塔儿寨、恶席寨、双城释、排子山、英山嘴各地,双方血战,各阵地失而复得,反复攻击者数次。日军在庞大的炮灰支援下,进一步逼近广济县城。敌我双方继续进行反复激烈的争夺,中国军队相继收复许家铺、松杨桥、岳山、界岭等阵地,使日军越过界岭沿广稀公路西进的企图终未得逞。  

  日军转而将进攻的重点转向田家镇。其作战部署是:以第6师团和第3师团一部从广济县城南下,由北向南进攻田家镇侧后;以海军配合波田支队一部及陆战队先攻占武穴,然后沿江西上,攻击田家镇正面,对田家镇实行南北夹击,李延年调整了防御部署,以郑作民第9师一部守九牛山、乌龟山、沙子塘、鸭掌庙及马口湖南岸一线,派一部到铁石墩、田家墩担任警戒,师主力前往栗木桥、潘家山一线占领阵地。同时,第5战区令在广济县城附近的肖之楚第26军两个师、张义纯第48军和何知重第86军(辖第103、121师)侧击南进之敌,策应李延年军作战。   

  9月15日,日军第6师团和第3师团一部从广济县城出发,向田家镇推进。郑作民师一部与第86军在铁石墩附近给敌军以迎头痛击,当日傍晚,日军今村支队进至田家镇要塞前沿阵地松山口附近地带,中方顽强抗击,使敌不能前进。16日拂晓,日军以占压倒优势的兵力,在数十门大炮火力的掩护下,向松山口阵地发动猛攻,中方守军凭借坚固工事,在要塞炮兵及军、师炮兵火力的支援下,血战两昼夜,使阵地失而复得,最后,因右翼阵地被敌突破,18日中午松山口前沿阵地落入敌手。

  日军攻占田家镇外围阵地后,又集中优势兵力,在飞机大炮掩护下,向要塞主阵地松山高地发起波浪式进攻。中国守军官兵抱着与要塞共存亡的决心,奋勇杀敌,打垮了敌人一次又一次的猖狂进攻。师长郑作民和第26旅旅长杨宝压日夜在第一线指挥作战,肖之楚军、何知重军、张义纯军在日军背后发动攻击,支援郑作民师。日军今村支队在中国军队夹击下,死伤惨重。9月20日,日军第6师团派出山本大队增援,受到何知重军第103师的阻击,不能前进。21日,第6师团又急忙派遣池田混合大队增援,又遭到何知重军第121师的阻击。今村支队只好派出一支混合大队突围接应,增援日军才于24日至26日与今村支队会合。   

  

  在此之前,日军波田支队继攻陷码头镇后,于9月16日在海、空军配合下,猛攻码头镇对岸的武穴镇,中国守军与敌军激战一昼夜,17日武穴镇失陷,接着,日军沿江西上,进攻南岸的富池口。双方血战近10天,日军被多次击退,继而施放毒气,9月24日富池口失守。这样,位于田家镇下游、与田家镇互为特角的江南、江北两个重要据点均落入敌手,要塞的正面和东面完全失去依托。继而,日军向田家镇迅速推进,当天到达田家镇江面和对岸,力图从南面进攻田家镇,与从北面进攻的日军相配合,以实现南北夹击的计划。   

  

  9月26日,敌增援部队与今村支队会合后,在海、空军配合下,向田家镇发动强大攻势。中国守军顽强抗击各路敌军,与之展开白刃格斗,重创日军,但终未能阻住。9月28日,日军进入要塞核心,并出动飞机78架、大小炮百余门,对田家镇进行狂轰滥炸。守军施中诚第57师与敌血战,守卫核心阵地的龙子育团长不幸中弹殉国,全团伤亡惨重。田家镇周围的南山、象山、牛关庙、阳家山、演武山和最高峰玉屏山相继被敌占领,要塞防御工事全部被毁。29日,田家镇陷入敌手。整个广济田家镇战役至此结束。


不朽的史诗

  广济田家镇战役虽然因种种原因失败了,但仍具有重要的意义。它作为武汉会战中的最重要的战役之一,在中国抗日战争史上占有不可忽视的地位。

  一、它是保卫武汉的关键性战役,对武汉的安危有直接的重大影响。这一战役阻击了日军向武汉的推进,延缓了其对武汉的占领。广济和田家镇是日军进攻武汉的必经之地。中国军队在广济、田家镇的阻击迫使日军推迟了一个多月才占领武汉,这就沉重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速战速决”夺取武汉的狂妄野心,并为挫败日方妄图通过攻占武汉以彻底击溃中国军队主力而在1938年底结束战局的阴谋作出了重要贡献。同时,由于广济田家镇战役阻止了日军的进攻,推迟了日军夺取武汉的时间,因而掩护了武汉工业的内迁,从经济上保卫了中国的抗战力量。在战役进行期间,仅武汉三镇内迁的工厂有200多家,由外埠迁汉又西迁的厂矿100多家,从武汉拆运的物资达10万多吨。结果使原来工业十分落后的西南、西北地区出现了不少新的工业区,对保存和发展中国的经济实力,粉碎日本妄图从经济上扼杀中国抗战力量的阴谋起了重要作用。

  二、广济田家镇战役还表现了一些爱国将士的强烈爱国热情和不怕牺牲、英勇顽强的战斗精神,如在保卫广济县城的战斗中,扼守县城东侧荆竹铺卓马寨阵地的84军凌压西师的一个团,与敌人血战一昼夜,毙敌数百,团长与全团官兵壮烈牺牲,守卫灵山寨黄岩一带的刘汝明军的一个团与敌座战一天半,宁死不屈,全团将士为国捐躯。在保卫田家镇的战斗中,第50团第1营第3连班长时克俊,在与敌肉搏时,手中枪被敌人拨掉,便徒手将敌人抱住,扭打撕斗,后被敌人咬掉左耳,仍不顾疼痛,奋力用双手将敌人卡死。第53团重机枪一连排长袁次荣,在全排士兵伤亡殆尽的情况下,一个人把阵地上的手榴弹都收集在一块,连连投向凶恶进攻的敌人,炸死炸伤敌人数十名。最后,当敌人从四面八方蜂拥而上时,他毫无惧色,用剩下的最后一顺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历史将永远铭记

  田家镇保卫战结束后,原广济县的老百姓纷纷前往战场,含泪收殓殉国中国将士遗骸,并在翟畈小学(原为五福寺)内设立民族英烈纪念塔,以祭奠战死疆场的英灵。五福寺抗战将士墓碑上的金黄大字“五福寺前后山脉抗战阵亡烈士永垂不朽”提醒国人,这里曾是中国将士抛洒热血的地方。

  田家镇特殊的地理位置成就了田家镇保卫战,成就了武汉会战的“守武汉而不战于武汉”的战略目标。

     

  作为武汉会战的关键一役,田家镇保卫战粉碎了日军速战速决的狂妄计划,迟滞了日军进攻武汉的时间,消耗了日军的有生力量,展现了中国军人守土抗战,共赴国难的爱国主义精神,在中国抗战史上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