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赏记:萧红,一个人走的乱离人生

说说文客2017-12-07 06:21:49


说说文客,一个展示原创文章的平台,一个文学爱好者交流的平台!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闲赏记:

萧红,一个人走的乱离人生

文 / 郭文姝

萧红曾说过,她好像命定要一个人走路似的。她的每一次逃离,虽都渐行渐远,但都用生命曾仔细聆听过。 ——闲赏记

曾看到过赫尔曼·黑塞的诗句:

渐行渐远,我清凉的花园里

树梢为我唱起簌簌的歌声,

我当仔细聆听,真挚而潜心。

萧红曾说过,她好像命定要一个人走路似的。她的每一次逃离,虽都渐行渐远,但都用生命曾仔细聆听过。

匆匆忙忙的一生里,只有在途中,才能真切体会到人生的实况,真正体会到外在世界在内心的真实感受。现在,我正在旅行的途中。夜已深,飞机在天空孤独地航行着,机翼上的灯光闪烁着幽明,像星星一样。同行的旅伴都已沉沉睡去,我随身带着的书依旧摊开着,在一种半睡半醒中陷入沉思。

萧红对友人说,“我将估计忧悒以终身。”想来旅行本是一件很有诗意的事情,像古诗词中描写的那些折柳情、长亭送别,都是多么浪漫的场景。从古至今,旅行往往是人生一场浪漫的修行。而萧红虽然也常常在这样的旅途中,她或是乘火车、或是乘轮船,去香港时也乘过飞机,想来车站应是她一生中噩梦般的地方了。当她总是在惶惶出逃时,旅途的风景应也是被她内心逼迫着惶惶的逃吧。她的人生,一直是在逃离中度过。她人生的旅途又怎能不是惊世骇俗而充满凄风苦雨!

每一次逃离,都被推到逼仄处,身处悬崖之境,无奈着下一次更远的逃离。刚开始是为与家抗争,逃出囚笼,逃婚,逃出那个桎梏着她的家长制度。后来,她又总是被战火追赶,由北往南,不停逃离。萧红的不幸是遭逢乱世,一生穷愁潦倒。她每一天都承受着惊心的精神负荷,终是百病丛生很快凋萎了。

东北的白山黑土,是萧红一生走不出的宿命。

30年代的呼兰县,一个富庶的边陲小镇,一个当地的族长家庭,萧红的人生就这样开始了。她是呼兰河的女儿,她从第一次离家出走北平女师大读高中,私奔、逃婚、同居、未婚先孕,她看似对陈规旧俗特立独行的漫不经心,开始一次次逃离这生养她、囚禁她的地方,直至与故乡只能至死都遥遥相望。


她短短的二十八年,足迹漂泊过一座座陌生的城市,哈尔滨,北平,青岛,上海,武汉,东京,重庆,香港,这是她以病弱之躯不停逃离的城市路线。谁又能想像得出她在每一座城市又辗转过多少个风雨飘摇的居所,这漂泊又是怎样挣扎于冻、饿、乞讨、被拐卖、被欺骗、被抛弃的威胁带来的动荡艰辛!

她是从出生,便与那个家长制、宗法制的社会格格不入,被打着孤独的缺乏爱的烙印在行走。而她那颗敏感多情的心,一直在渴望着爱。那些在她生命里出现过的每一个男人,给予过她的无论是哪一种爱,在她都不重要了。而当爱一次次真实地离她而去,她更深刻的痛,只有在文字里悲歌。因为需要爱,甚至她连朋友那简单的庇护与温情都是那样渴望,而有时显得虚无缥缈。由于她本身的不安全感,使她终其一生都没有得到天长地久的爱情和内心的安宁。

而每一座行走过的城市,都有一个男人的印记。无论那个男人对萧红怀有怎样的感情,而她,不计后果,在情感之路上一步步走向更加敏感脆弱的境地。从一开始的误信与盲从,委屈自己与汪恩甲同居,一个仅仅20岁左右的女子,拖着有孕之身,初涉社会,即遭欺骗,深陷绝境。这给萧红带来一生灾难,也让她一生背负难以摆脱的孤独与惊惶无助。

在哈尔滨,萧军救她于危难,引领她走上文坛,对她有着惺惺相惜的兄长般呵护弱者的情感。她与萧军艰难度日,以文为生,始终萦绕着生无所依的孤独和愁苦;在上海,在鲁迅慈父般的关怀下,她写的《生死场》开始享誉文坛。她和萧军被鲁迅一路提携,从此一举成名。当萧军和她的感情出现裂痕,而鲁迅给予她的家的温暖,也是她此时最大的慰藉;在重庆,萧红与端木蕻良夫妻二人都有固定稿费收入,生活最安稳,但是身体的巨大病痛已出现;而香港,由于与端木蕻良的感情纠缠最终失望,一个人独自面对痛苦的绝望下,越加更深切的忆念北国故土,促使她在武汉酝酿、开端的《呼兰河传》的写作最后完成。在她病重的最后时刻,她终于跌进深渊般的绝望中无力爬出了。

鲁迅说她是一个“细致的观察和越轨笔致,又增加了不少明丽和新鲜。”又说:“她是我们女作家中最有希望的一位。”她的《呼兰河传》、《生死场》等小说,以越轨笔致的诗化的文字来表现她熟悉的故乡呼兰河,写生与死,写不幸的生命体验,写女性的痛苦,都是她对自己不堪回首的过去的挣扎与思考。她在书写芸芸众生生命的艰辛和苦难,对生命的尊重和理解。这里面都是萧红的童年的悲哀、少年经历的不幸、感情的曲折坎坷,是一个孤独的现代女性用文字试图改变自我命运而挣扎的境遇,用文字向人类的愚昧发问。她有意让自己的文字脱离时代,走向永恒。

萧红的一生,不断越轨,波涛暗涌,都已消失在她短暂的人生旅途中。一个生命的消逝也预示着一段旅程的终止,这就是人生。而给人们留下的,自然是她用生命铺陈出的瑰丽而不朽的呼兰河传,一条永远流淌在萧红生命之中的河正穿越时光,闪射出迷人魅力。她终是能够站在超越时代的高地上,再回想她在她所说的女性的低的天空里,带着稀薄的羽翼艰难的飞行,唯有沉默能够表达这种深深的敬畏。

我坐在靠窗的位置,回过神来,不由得望向飞机飞行的前方。远方深邃的夜空里,已是一片漆黑。


作者简介郭文姝,文学硕士,教育硕士,一个喜欢文字的人。有作品发表,有诗集出版。


温馨提示:轻松点击下面蓝色文章标题,阅读老师其他作品

1,

2,

3,  

4,  

5,  

6,  

7,  


免费关注《说说文客》方法:

一,快捷关注:轻点每篇文章最上方日期和作者后面的蓝色小字说说文客,进入关注。

二,搜索关注:微信搜索说说文客SSWK9999加关注。

三,二维码法:长按下面二维码,识别后,进入关注。

欢迎关注,欢迎阅读,欢迎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