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宁海外嘤鸣集》:令人动容的游子吟唱

梅州日报一客都文譚2017-12-07 06:40:14

 左图:兴邑民国名人刁作谦(时年93岁)签署《兴宁海外嘤鸣集》封面。

 右图:刁作谦为诗集题笺的序文


核心提示

日前,兴宁文史作者张海涛,从该市藏家张伯涛先生处见到一本《兴宁海外嘤鸣集》,据云集子是由兴宁叶塘旅美华侨肖耀章博士送给张伯涛先生的藏本。此诗集是由旅檀香山陈道行、旅台北李则芬二词长,函嘱钟益藩先生历时二年编辑的,于19733月出版,由香港建安印务公司印刷。而最为难得的,是由兴邑民国名人刁作谦(时年93岁)签署封面并题词,香港大学罗香林教授作序(按:刁作谦太史系晚清翰林院编修,北洋政府的清华学校监督、外交家;他与罗香林一并入编本报2015年重点策划寻访梅州籍大学校长)。

 


嘤鸣”出自《诗·小雅·伐木》:“嘤其鸣矣,求其友声。”鸟相和鸣,比喻朋友间意气相投。这本《兴宁海外嘤鸣集》,共有作者28人,均为兴宁籍旅居海外人士;共选诗词联语900多首,其作品题材涉及抗日战争、游子思乡、江山览胜、感事抒怀、酬唱赠答等。

本文从中选取数首有代表性的供读者欣赏。


离乱故土写思乡

由于历史原因,《兴宁海外嘤鸣集》中的作者长期(1949年后至1980年代初落实港澳台同胞和国外侨胞政策前)未能回老家。他们通过诗歌吟唱,寄托对家乡的无限眷恋和对亲人深切的怀念,表达了对故乡热爱的情怀。兹录陈道行诗一律二绝共三首以赏:    

      梦故居

数间茅屋倚疏桐,窗分迎四面风。

十里青麻遮瘦地,千条绿柳蔽晴空。

蝉鸣古树梨初熟,鹊噪高枝桔正红。

记共村童骑竹马,笑声犹入梦魂中。

陈道行(1900-1986),兴宁兴城杨桃树下人,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毕业。抗战时,历任上海战区工兵司令,西南交通查勘主任,1949年移居美国檀香山。

这首诗把客家美丽的田园风光描绘得有声有色、生机勃勃,构成一幅色彩亮丽的图画,有唐田园诗之遗风;表现了作者热爱家乡、赞美家乡的思乡情结。

       思乡

秋尽乡间气渐凉,墨池丛菊暗飘香。

神光山顶登高日,尚有何人醉路旁。

神光山是兴宁文化地标,在当时给诗人留下了深刻印象。记忆尤深的还是那重阳登高观胜景、呼朋引伴、一醉方休的欢乐场面。

     客地登高

策杖登高望故乡,海天无际雨茫茫。

洛阳亲友知谁在,果得东归亦断肠。

这首令人伤感的诗表现了作者身居海外而对亲友的无限思念和惆怅心绪。

又如,袁飞翰的《偶思家乡茶亭榕荫小憩》

古道逶迤邈邈长,迂回越岭走排岗。

日行百里终疲倦,身歇长亭好场。

山水清茶煮豆腐,河鱼白粥粉团汤。

坐傍更有千年树,蔽日擎天榕荫凉。

袁飞翰,生卒未详,兴宁罗岗人,中央政治大学毕业,旅居香港。此诗中的山岭、古道、茶亭、清泉、古榕构成了令人难忘的客家山村景象,更有那客家美食煎豆腐、河鱼、汤圆给味觉留下了终生记忆——而这,也许是所谓乡愁。


英勇无畏赴国难

《兴宁海外嘤鸣集》的作者大部分参加过抗日战争,其中被国民政府授衔的将军有陈道行、陈宇飞、李则芬。国难当头,他们奋不顾身与日本侵略者浴血奋战,为保卫祖国山河写下了可歌可泣的壮烈诗篇。现录钟益藩写的四首诗以赏:

     投笔从戎

惊闻东北烽烟起,日寇汹汹陷沈阳。

御敌救国人有责,决心投笔事戎行。

     拜别双亲

拜别家庙别双亲,白发双亲送几程。

握手叮咛频勉语,男儿报国要忠贞

钟益藩,生卒未详,兴宁坭陂人,梅县师范学校毕业。曾任小学校长,“九·一八”事变后辞教从军。抗日时历任团长和纵队司令。

前一首诗道出“天下兴亡,我有责任”,表现了作者敢于担当、英勇无畏、不怕牺牲的精神。后一首描写父母送子上战场的情景是多么感人!与岳母刺“精忠报国”并无二致。  

    援台儿庄抗日

旌旗东指入青徐,走马郯城进下邳。

壕堑纵横遍鲁境,玄黄龙血染台儿。

由武汉驰鄂东田家镇御敌

鲁南鏖战后,整旅复长征。

击楫渡江汉,驱车别鄂城。

山鸣驰万马,谷暗列千旌。

慷慨沙场去,长江御寇兵。

这两首诗主要是描写大军出击时威武雄壮的气势和战争的壮烈场面,表现了战士们斗志昂扬、勇往直前、抗击侵略者的雄伟气魄及豪迈之情。诗风近似唐代边塞诗人风格。


游子放歌著诗篇

读罢诗集,掩卷而思,似有所得。兴宁是中华诗词之乡,诗人辈出、薪火相传。然而,由于历史原因,建国后至文革结束这段时间,兴宁境内的诗人生怕扣帽子,不敢搦管写诗,以至诗坛寂寞,无诗为继,只有唱山歌。幸今喜读《兴宁海外嘤鸣集》,不禁拍案叫好!一是诗集的诗作者水平相当高,有唐宋遗风。他们壮怀激烈,在国难当头,谱写了忠贞报国的壮烈诗篇;远离家国不得归时,他们站在高山、面对大海、系念家乡纵情歌唱,诉说了羁旅的愁怀。一首首诗词流露出真情实感,读之无不动容。这,就是诗的魅力吧!诗集的作者均属兴宁之俊士,其作品纯为志士爱国、游子思乡、酬唱之作,堪称雅正之声,绝非吟风弄月、野草闲花、俚句浅薄者可同日而语。二是此诗集可弥补1950-1977年间兴宁诗歌的断层,给兴宁诗史补上一页,使尘封多年的文珠重放光彩。


网编:菱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