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孩子 ——为什么WTO是模范国际法 |“国际法治之声”系列之十八

国际法促进中心2018-01-11 18:33:19

清华园春景/杨国华摄


作者/杨国华,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



概要

本文结合作者参与WTO工作,特别是争端解决工作的经历,解释了为什么提出“WTO是模范国际法”这一概念。本文认为,WTO有一套规则体系,而且这套规则得到了有效的实施。此外,中国在WTO中有丰富的法律实践和深远的影响。最后,本文针对国际国内普遍存在的对WTO的“误解”、“虚无”和“漠视”现象进行了剖析。


关键词:WTO,国际法,中国


2012年5月26日,中国国际法学会学术年会在西安举行。[1]在上午的大会主题报告中,我提出了“WTO是模范国际法”的观点。事实上,从2009年开始,一直到今天,我都在多种场合,在“WTO与国际法治”的主题下,宣扬这种观点。[2]在此过程中,这种观点得到了很多认可和支持,但是也受到了不少质疑甚至批评。其中,学界前辈陈安先生就组织了专场讨论,[3]而青年才俊何志鹏老师则两次撰文评论。[4]这些反馈给了我很大的启发。我觉得有必要回顾一下自己的心路历程,从个人经历的角度,比较完整地解释一下为什么我认为WTO是模范国际法。[5]


按照学术惯例,既然提出“WTO是模范国际法”的观点,那么就应该有充分的论证,特别要对“模范”一词进行明确的界定。然而,我所经历的,却不是这种学术的“理性”路径,而是经验的“感性”路径。也就是说,这个观点,并不是我观察思考“总结”出来的,而是我亲身经历“感觉”到的。


1996年,我从北京大学法律系毕业,进入外经贸部(商务部)条约法律司工作,直到2014年8月加入清华大学法学院。我给法学院官方网站提供的个人信息是:“在商务部工作18年,先后从事国际贸易法、国际投资法、国际经济合作法、国际知识产权法和WTO法等实务工作,其中主要负责涉及中国的WTO争端解决案件处理和中外知识产权交流工作。参加的国际多边和双边活动包括:中国加入WTO谈判,亚太经合组织(APEC)知识产权工作组会议,联合国国际贸易法委员会(UNCITRAL)会议,国际统一私法协会(UNIDROIT)会议,中美商贸联委会(JCCT)和战略与经济对话(SED)会议,中欧高层经济对话(HED)会议。”“从事”、“负责”和“参加”,工作的介入程度是不一样的,但是这些工作的性质,却都可以归类为外交和法律事务。工作中,我经历了WTO与其他工作的对比,看到了WTO与其他国际组织的不同,还体验了“政治”、“经济”和“法律”等视角的差异。我不敢说任何有相同经历的人都会形成相同的观点,但是我作为一个法律人,在从事了多年的外交实务后,却坚定地提出了“WTO是模范国际法”的观点。


在参加“双边”工作,例如参加JCCT会议的时候,[6]中美双方领导人和工作层会就中美双边经贸关系的现状进行回顾和评价,与此同时,也会相互提出“要价”,也就是互相要求对方做什么。例如,美国会要求中国开放A市场,说其实这对中国也是有好处的,而中国会要求美国放松B管制,因为这样是不公平的。经过长期的“谈判”,双方经过交流信息和交换看法,甚至“讨价还价”,“怄气吵架”,也许双方会分别在A和B方面各让一步,最后达成协议。的确,中美之间的很多经贸问题都是这样解决的。然而,这一切都是不可知的。也就是说,谈判之初,没有人知道最终结果会是什么。双方进行的是一场“博弈”,最终决定输赢或“双赢”的因素是什么,很难预测。每当这个时候,每当我坐在中国代表团的队伍里,绞尽脑汁、想方设法理解和说服对方的时候,我都在想:要是在WTO,这一切就简单了,因为大家只需要谈某项措施是否不符合WTO规则和承诺;如果不符合,就必须修改,没什么话好说。解决中美经贸关中的问题,WTO的效率高很多,不需要领导人出面交涉,不需要旷日持久的谈判,一切按规矩办就可以了。当然,很多经贸问题,WTO还无章可循,因此我觉得,WTO的管辖范围扩大,以至于所有经贸问题都有章可循,很有必要。


在参加“多边”工作,例如参加APEC知识产权工作组会议的时候,[7]大家会就各成员应该共同做些什么以及各成员自己应该做些什么等问题进行讨论,然后会制定一个会议纪要或共同声明,作为会议成果。从这份成果的性质看,很像国际条约,因为这是大家“谈判”形成的、载有权利和义务条款的国际文件,应该在促进成员间知识产权保护方面起到一定作用。然而,这份文件能否得到实施,并没有什么监督机制。也就是说,很多时候都是说到做不到。从APEC整体情况看也是这样,很多就有明确义务性质的文件,甚至是领导人会议所通过的声明和宣言,都没有做到,且不了了之。[8]每当这个时候,每当我与其他成员的代表字斟句酌地起草文件,我都在想:大家会认真对待文件中的要求吗?要是在WTO可就不一样了;在WTO里,说的就必须做,否则会有法律后果。当然,你可以说APEC和WTO的定位不同,一个是松散型的,一个是紧密型的。但它们的作用和效果也确实不同啊!


清华园清晨印象/杨国华摄


我所经历的“双边”和“多边”国际活动是有限的,也许会以偏概全。然而,以我的观察,在国际上,在小国与大国交往的过程中,两者是无法“平起平坐”的;在“领土归属”、“反恐战争”和“海岛之争”等等领域,联合国和其他国际组织所建立的规则体系是残缺不全的,规则的实施是举步维艰、苍白无力的。[9]我虽然没有参与这些问题的处理,但是我每当看到这样的新闻,我都在想:还是WTO好啊!小国告大国,大国会乖乖地服输;[10]两国之间的争端,可以用法律手段解决,和平而高效。国际法的其他领域,不管有什么特殊性,为什么不能向WTO学习呢?用法律手段和平解决国际争端,难道不是国际社会的发展方向吗?为什么不能从现在就做起呢?


以上对比所表达的,就是“WTO是模范国际法”的含义,即WTO有一套规则体系,而且这套规则得到了有效的实施。与国际法其他领域相比,WTO就是“模范”。我认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50年后,即1995年,人类社会能够成立这样一个组织,在一个特定的重要领域建立了秩序,这是非常了不起的,怎么肯定、赞扬都不为过。当然,这并不是说WTO已经完美了。事实上,从WTO成立20年来的运转情况看,从机制的完善和领域的扩大,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11]但是我的想法是:不能操之过急,应该稳扎稳打。对于国际社会的发展方向,也许是大家先学习WTO,在各自领域建立秩序;然后学习欧盟,成立更加紧密的联盟;最后世界上只有一个国家。如果这是一个大方向,那么路途一定很漫长。WTO制度本身也需要完善,那么如何扩大到其他领域?欧盟自己也面临挑战,那么如何成为大家的“必经之路”?[12]国家治理也出现了很多新问题,那么如何设计出一套适合于70亿人的政治机制?[13]


我说“WTO是模范国际法”,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国在WTO中的法律实践及其影响。2001年中国成为WTO成员后,全面参与规则谈判,认真配合政策审议,积极使用争端机制。特别是在使用争端机制方面,中国频繁起诉,沉着应诉,为中国的国际法律实践开辟了一条新路。作为一个法律人,一个曾经学习国际法的学生,遇到了一套“管用”的规则,看到大家认真地写“起诉书”和“答辩状”,看到大家“一审”、“二审”“开庭”时激烈的辩论,看到大家严肃对待“裁决”,看到大家开口闭口都是“规则”,怎能不欢欣鼓舞?这才是法律啊!这才是国际法啊!不仅如此,在此过程中,我看到了中国对WTO所代表的“国际法治”的贡献,以及WTO对中国国内法治建设的积极影响,即高度的规则意识:WTO规则是必须遵守的,为此我们可以起诉美国和欧盟,为此我们可以修改自己的法律法规。[14]


我说“WTO是模范国际法”的最后一个原因是,国际国内普遍存在的对WTO的“误解”、“虚无”和“漠视”现象。(一)误解。查阅一下学术文章,随处可见对WTO的批评。批评是必要的,甚至学术研究的价值正在于批评。但是人们不应该将批评误解为全部情况,正如外星人不应该拿起一张报纸就说地球不适合居住。[15]例如,欧洲的彼得斯曼教授长期以来一直“批评”WTO,但是他却专门声明过:不要误解我,WTO是迄今为止most important, effective, successful trade agreements,成绩是大半杯子水。[16](二)虚无。与国内学者和官员聊天,经常看到对国际法不以为然的表情。有的人并不了解WTO的新发展,因此基于自己的研究领域认为国际法没有什么用处。有的人研究WTO,但是对WTO的评价并不高,或者认为仅仅是国际政治的工具。有的人仅仅从经济利益的角度理解WTO。对此我感到很遗憾,但是十分希望能够有真正的辩论,以便澄清对WTO的认识。(三)漠视。相比之下,国际法界之外的法律界人士以及大众,对WTO更是视若不见了,它对全球经济发展、国际法治建设和世界和平促进方面的作用,似乎与大家没有什么关系。我经常对此感到无奈,也希望能够有更多人关注和支持WTO。


以上就是我提出“WTO是模范国际法”的心路历程。我知道,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但是每个人都是可以有所作为的。我希望通过我的研究和教学工作,让更多的国际法学者正确看待WTO,从而投入更多的精力研究WTO,为WTO和国际法的健康发展献计献策;让更多的学生看到国际法治的曙光,树立法治的信心,将来为国际法治和国内法治贡献力量;让更多的官员重视WTO,重视国际法,认真思考WTO在国际法治方面的示范效应;让更多的大众了解WTO,关心WTO,以至于在必要时支持WTO。我知道,不论是谁,不论做什么事情,认识不同,效果也就不同。我的观点也许仅仅是“感性”的、不严谨的,但是我希望能够引起大家的讨论,因为我相信:事不辩不明;讨论的终点是真理。


回到本文开头陈安先生和何志鹏老师的评论。陈安先生在其大作中提到:要“深入探究WTO现行体制中对国际弱势群体明显不利和显失公平的各种条款规定和游戏规则”,[17]而何志鹏老师则指出:“如果以静态的、绝对的良法善治标准来看待和评价,则WTO没有可能成为模范国际法。如果以动态的、相对的视角来分析,则WTO在规则结构、体系发展、规范施行方面所取得的成就,确实优于国际法的绝大多数部门和领域,可以成为当代国际法的样板和典范。对于这一问题的论断,必须结合具体的语境和目的,而就当代中国的国际经济法立场而言,宜缓称‘WTO是模范国际法’。”[18]举一个也许并不恰当的比喻:在陈安先生、何志鹏老师和我的面前,WTO是三个不同的孩子。陈安先生说:虽然你最近做了一两件好事,但是你本质上是个坏孩子,我们必须彻底改造你。何志鹏老师说:你这个孩子最近表现不错,但是你还有很多缺点,你不要骄傲自满。我说:你干得不错,其他孩子都应该向你学习。本来只有一个“孩子”,但是为什么听起来却像是三个“孩子”呢?以上的回顾,也许能给大家提供一点线索。


2015年8月18日星期二


清华园春景/杨国华摄

附录


WTO是模范国际法

——在中国国际法年会

大会上的讲话(提纲)


(2012年5月26日,西安,西北政法大学)


昨天,也就是5月25日,中国宣布在WTO起诉美国的反补贴措施。中国认为,美国在22类产品的反补贴调查中,在公共机构认定、补贴专向性、补贴利益计算、可获得事实、出口限制措施构成补贴以及“双重救济”等方面,不符合WTO的《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协定》。[19]这是中国在WTO提起的第9个案件。[20]也就是说,中国加入WTO十年来,已经有了9个作为原告的案件。与此同时,中国也有了15个作为被告的案件。[21]使用WTO争端解决机制作为解决国家之间争端的手段,已经成为常态。


中国作为原告或被告的案件,其裁决都得到了尊重。例如,2009年中国诉美国的“禽肉案”,WTO专家组认定美国限制中国禽肉进口的措施不符合《卫生与植物卫生协定》等WTO协定,而美国国会在次年的法案中就对这种措施进行了修改。[22]又如,2008年中国诉美国的“反倾销和反补贴税案”,WTO上诉机构认定美国对中国产品同时征收反倾销税和反补贴税的方法,有可能造成“双重救济”,不符合《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协定》,而美国在2012年的立法中,就要求美国商务部在同时进行反补贴和反倾销调查的时候,应当采取措施避免“双重救济”。[23]再如,2009年中国诉欧盟的“紧固件反倾销案”,WTO上诉机构认定欧盟关于“单独税率”的法律规定不符合《反倾销协定》,而欧盟在2012年开始修改这一法律。[24]


中国作为被告,如果某些措施被认定不符合WTO协定,中国也认真执行了裁决。例如,2007年美国诉中国的“知识产权案”,WTO专家组认定《著作权法》第4条第1款不符合《与贸易有关的知识产权协定》,而中国在2010年就修改了这一条款。[25]又如,2007年美国诉中国的“出版物和音像制品案”,WTO上诉机构认定中国有关管理进口的措施不符合中国加入WTO承诺,而中国在2011年修改了《出版管理条例》等行政法规,并且在2012年初与美国就电影进口问题签订了临时协议。[26]再如,2006年欧盟、美国和加拿大诉中国的“汽车零部件案”,涉及中国有关“构成整车特征零部件”的一系列政策,而在WTO上诉机构认定这些政策不符合中国加入WTO承诺后,中国就修改了这些政策。[27]


以上只是几个涉及中国的案件。在从事WTO争端解决工作的过程中,我们感到,WTO是“管用的”,是模范国际法。这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WTO是管理贸易的,并且在贸易领域建立了一套国际规则。贸易是当今世界国际交往最为频繁、最为主要的形式。在国家领导人的互访和首脑峰会中,贸易已经成为一项必不可少的议题。而WTO所建立的国际规则,例如“国民待遇”、“最惠国待遇”、降低关税和取消数量限制等,是所有WTO成员共同认可的。因此,WTO在国际贸易领域建立了秩序。二战以后的世界和平,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没有演变成各国之间的贸易战,都有WTO的贡献。我们认为,能够在一个主要领域内建立秩序的法律是好的法律。


第二,WTO的决策机制,是“全体一致”(consensus),也就是“一国一票”,所有协议都经每一个成员同意才能生效。成员之间的平等,增强了WTO的“公信力”。这与谁的块头大或者谁更有钱谁的决策权就大的机制有本质区别。我们认为,“法律面前人人平等”的法律是好的法律。


第三,WTO的争端解决机制是有效的。这套机制有“强制管辖权”――只要有成员起诉,WTO就必须受理案件。这套机制还有“强制执行力”――如果败诉方不执行,WTO就可以授权报复。从实践看,截止到今天,WTO在短短16年的时间里,已经受理了438个案件,作出了近200份裁决。[28]这些裁决都得到WTO成员的普遍尊重――绝大多数案件,被诉方都修改了自己的措施,而极少数案件,被诉方以WTO争端解决程序所允许的方式,暂时提供补偿,或者由胜诉方暂时“中止减让”(报复)。因此,我们认为,“有执行力”的法律是好的法律。值得提及的是,在这些案件中,一半以上是发展中国家诉发达国家的。[29]例如,WTO成立以后,第一个作出裁决的案件就是委内瑞拉诉美国,并且WTO裁决美国败诉,美国随后修改了措施。[30]因此,我们也认为,能够“保护弱者”的法律是好的法律。最后,我们发现,这套机制之所以有效,与专家组和上诉机构的裁决报告中详尽的法律解释和充分的法律论证是有关的。专家组报告一般长达400页,上诉机构报告一般长达150页,对“涉案措施是否符合相关协定”这一问题进行了详细的解释和论证。因此,WTO裁决是“以理服人”的。我们认为“讲理”的法律是好的法律。


在WTO争端解决实践中,我们感到,WTO是和平解决国家之间争端的场所。使用这套机制,有利于国家之间关系的健康发展。中国在WTO的十年实践,就有力地证明了这一点。按照亚里士多德对法治的定义――“良好的法律得到良好的实施”,WTO已经建立了一种“国际法治”,使得国际法从“软法”(soft law)变成了“硬法”(hard law),即从国际法对国家不可预测的软约束,成了名副其实的硬约束。因此,我们认为,WTO是模范国际法,而中国在WTO中也已经有了一定的实践,因此我们应当重视WTO的研究。


清华园清晨印象/杨国华摄
脚注

[1] 中国国际法学会学术年会是一年一度的盛会,参加者为国内主要的国际法研究学者、师生。按照惯例,大会邀请外交部条约法律司和商务部条约法律司的领导做大会主题报告,汇报近期国际法的新发展以及中国的参与情况。我以商务部条约法律司副司长的身份参加了这次大会。见西北政法大学网站:http://www.nwupl.edu.cn/xwbd/1709143531.html,访问日期:2015年8月18日。

[2]2009年11月13日,“北京大学王铁崖国际法系列讲座”,我的题目就是“WTO与国际法治”,这可能是我第一次使用这个演讲题目(见沈毓龙整理:《北京大学王铁崖国际法系列讲座(2009年9月—2010年6月)》,《北大国际法与比较法评论》,2011年第11期,第231页)。随后,11月28日,在西南政法大学,我再次以此为题举办了讲座(见唐青阳主编:《国际法学讲演录》,法律出版社,2010年9月第一版,第81页。)

我演讲的场合,主要是高校,听众主要是法学院师生,例如哈尔滨工业大学、吉林大学、西安交通大学、西北政法大学、武汉大学、湖南师范大学、四川大学、复旦大学、华东政法大学、浙江大学、厦门大学、深圳大学、国际关系学院、外交学院、中国政法大学、北京外国语大学、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北京师范大学、对外经贸大学、清华大学等,但是也包括其他场合和听众,例如中国国际经济法学会年会多次大会报告、中国法学会世界贸易组织法研究会多次大会报告、中国社会科学论坛暨第九届中国国际法论坛讲话(2012年11月18日),以及政府、律师和企业培训等。

关于“国际法治”及其WTO作为一种范例,我受到WTO首任上诉机构成员James Bacchus启发较大,他的文章反复提及WTO应该成为国际法治典范的思想。见:Bacchus, James(2004), Trade and Freedom, London: Cameron May.中译本:【美】詹姆斯×巴克斯:《贸易与自由》,黄鹏等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

[3] 《国际经济法学刊》第22卷第3、4期专栏:“学术争鸣:WTO法是模范国际法吗?”征稿启事,2015年7月18日。

[4] 何志鹏:《WTO是模范国际法吗》,杨国华主编:《法学教学方法:探索与争鸣》,厦门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203页。何志鹏:《“WTO是模范国际法”的语义分析与现实观察》(2015年8月,未刊稿)。

[5] 我已经写过三篇相关文章:《WTO是模范国际法》,杨国华主编:《法学教学方法:探索与争鸣》,厦门大学出版社,2013年版,第199页;《亲历法治:WTO对中国法治建设的影响》,《国际法研究》,2015年9月第5期;《两个“哈姆雷特”:与陈安先生商榷》(2015年8月,未刊稿)。

[6] 中美商贸联委会(Joint Commission on Commerce and Trade, JCCT)始于1983年,成立以来,对增进两国之间相互了解、推动和加强双边经贸领域的互利合作、维护和促进双边经贸关系的稳定健康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2003年底,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访美时,两国领导人商定提高中美商贸联委会会议的级别,由中国副总理担任中方主席,美方主席由商务部长和贸易代表共同担任, 联委会会议升级成为两国间最高层次的双边经贸磋商机制。见百度百科:gdnkS4LxeSniQQTANeYZR9KEGOc5M3wbn84DXoDWrMgM0PBW3HSzCH2dZ8eFllTGlGMrjaxoWJCa,访问日期:2015年8月20日。

[7] 亚太经济合作组织(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APEC)是亚太地区最具影响的经济合作官方论坛。截至2014年9月,亚太经合组织共有21个正式成员和三个观察员。1989年11月5日至7日,举行亚太经济合作会议首届部长级会议,标志着亚太经济合作会议的成立。1993年6月改名为亚太经济合作组织。见百度百科:http://baike.baidu.com/link?url=oWHmIkbKJdn-PtlQiGLtQ14exfLG_NLd-VW1s21tGIVMXg2u9xknhI-lmygUo0Q6J2LC4eq32cdqEIgAEikZ8M9B5u-MUHt5tlgA94SARPUxv-oxSmMW-Qw-llffElOljJtkTVz-tKt5nJQmVsmsmcAFPV-EQRLKF0iRqCwheKJJjzhr_Tu2hV1BZIj00r9sipQtK_3T6bLUh4hsZFt0uq,访问日期:2015年8月20日。

[8]参见陈福利:《亚太经合组织中的知识产权问题》,《知识产权》,2008年第2期,第85页。

[9] “2014年克里米亚危机”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克里米亚公投95.5%投票者赞成加入俄罗斯;俄罗斯总统普京签署克里米亚共和国及塞瓦斯托波尔市加入俄联邦的总统法令,宣布两地完成了所有入俄法律程序,成立克里米亚联邦区;G7(七国集团)领导人同意就乌克兰问题对俄罗斯展开制裁;联合国大会讨论了乌克兰临时政府提交的有关乌克兰领土问题的决议草案,该草案否认克里米亚入俄公投的合法性(100个国家赞成,11个国家反对,58个国家弃权);美国宣布对俄罗斯实施新制裁,制裁与普京有关系的7名俄罗斯官员及17家公司,但该制裁不涉及普京本人。资料来源:百度新闻。访问日期:2015年8月20日。

[10] 例如,早期的WTO案件有“美国汽油案”(DS 2,1995年),原告是小国委内瑞拉,后美国修改了有关立法。近期的案件有“美国博彩业案”(DS 285,2005年),原告是更小的国家安提瓜,后美国败诉,此案正在执行之中。

[11] 目前对WTO的批评,主要有针对其“全体一致”的决策程序导致新回合谈判久拖不决以及没有包括人权领域等方面。

[12] 欧盟一体化和扩大过程中,遇到了很多挑战和危机,目前的希腊债务问题就是一例。

[13] 从目前的国际关系状态,走向WTO模式,再走向欧盟模式,最终归于国家模式,这只是一个简单的人类社会发展方向的愿景,即“世界大同”、“天下一家”,此处无意做详尽的论证。

[14] 关于中国参与WTO事务和争端解决机制的情况,详见前引文章《亲历法治》,兹不赘述。

[15] 有一个故事说,外星人拿到一张地球人的报纸,发现满篇是凶杀、事故、海啸、地震,因此断定地球不适合居住,殊不知媒体的特点就是“报忧不报喜”、“唯恐天下不乱”。

[16] 彼得斯曼(Ernst-Ulrich Petersmann)在厦门大学国际法高等研究院暑期班的讲课,2015年7月13-16日。他对WTO的批评,主要集中在WTO缺乏对人权的关注。但是他认为,WTO成绩是主要的;如果以一杯水来比喻,则成绩是大半杯水。

[17] 陈安:《论WTO体制下的立法、执法、守法与变法》,《国际经济法学刊》第17卷第4期,2010年,第1页。

[18] 何志鹏前引文章:《“WTO是模范国际法”的语义分析与现实观察》。

[19]“商务部新闻发言人沈丹阳就我在世贸组织起诉美反补贴措施发表谈话”,http://www.mofcom.gov.cn/aarticle/ae/ag/201205/20120508145791.html。

[20] 前8个案件是:1、美国钢铁保障措施案(United States — Definitive Safeguard Measures on Imports of Certain Steel Products, DS252);2、美国铜版纸反倾销案(United States — Preliminary Anti-Dumping and Countervailing Duty Determinations on Coated Free Sheet Paper from China, DS368);3、美国反倾销与反补贴案(United States — Definitive Anti-Dumping and Countervailing Duties on Certain Products from China, DS379);4、美国禽肉进口措施案(United States — Certain Measures Affecting Imports of Poultry from China, DS392);5、欧盟紧固件反倾销案(European Communities — Definitive Anti-Dumping Measures on Certain Iron or Steel Fasteners from China, DS397);6、美国轮胎特保案(United States — Measures Affecting Imports of Certain Passenger Vehicle and Light Truck Tyres from China, DS399);7、欧盟鞋反倾销案(European Union — Anti-Dumping Measures on Certain Footwear from China, DS405);8、美国暖水虾反倾销案(United States — Anti-Dumping Measures on Certain Frozen Warmwater Shrimp from China, DS422)。

[21] 1、集成电路增值税案(China — Value-Added Tax on Integrated Circuits, DS309,起诉方:美国);2、汽车零部件案(China — Measures Affecting Imports of Automobile Parts, DS339、340、342,起诉方:欧盟、美国、加拿大);3、税收补贴案(China — Certain Measures Granting Refunds, Reductions or Exemptions from Taxes and Other Payments, DS358、359,起诉方:美国、墨西哥);4、知识产权案(China — Measures Affecting the Protection and Enforcement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DS362,起诉方:美国);5、出版物和影像制品案(China — Measures Affecting Trading Rights and Distribution Services for Certain Publications and Audiovisual Entertainment Products, DS363,起诉方:美国);6、金融信息案(China — Measures Affecting Financial Information Services and Foreign Financial Information Suppliers, DS372、373、378,起诉方:欧盟、美国、加拿大);7、名牌产品补贴案(China — Grants, Loans and Other Incentives, DS387、388、390,起诉方:美国、墨西哥、危地马拉);8、原材料出口限制案(China — Measures Related to th e Exportation of Various Raw Materials, DS394、395、398,起诉方:美国、欧盟、墨西哥);9、紧固件反倾销案(China — Provisional Anti-dumping Duties on Certain Iron and Steel Fasteners from the European Union, DS407,起诉方:欧盟);10、电子支付案(China — Certain Measures Affecting Electronic Payment Services, DS413,起诉方:美国);11、取向电工钢反倾销反补贴案(China — Countervailing and Anti-Dumping Duties on Grain Oriented Flat-rolled Electrical Steel from the United States, DS414,起诉方:美国); 12、风能设备措施案(China — Measures concerning wind power equipment, DS419,起诉方:美国);13、X射线安检设备反倾销案(China — Definitive Anti-Dumping Duties on X-Ray Security Inspection Equipment from the European Union, DS425,起诉方:欧盟);14、白羽肉鸡反倾销和反补贴案案(China — Definitive Anti-Dumping and Countervailing Duties on Broiler Products from the United States, DS427,起诉方:美国);15、稀土、钨和钼出口限制案(China — Measures Related to the Exportation of Rare Earths, Tungsten and Molybdenum, DS431、432、433,起诉方:美国、欧盟、日本)。

[22]美国禽肉进口措施案(United States — Certain Measures Affecting Imports of Poultry from China, DS392)。2009年美国《农业拨款法案》(以下简称《法案》)第727节规定,拨给农业部的资金不能用于建立和实施所有跟进口中国禽肉有关的规则。案件审理过程中,美国国会修改了该法案,成为2010年《法案》第743节。该节有三段文字。第一段与原来的规定相同,仍然是“拨给农业部的资金不能用于建立和实施所有跟中进口国禽肉有关的规则”。第二段是:除非农业部长向国会提供书面承诺,在若干方面加强对进口中国禽肉的检疫。第三段是:实施本法案不得违反美国的国际义务。2010年《法案》有两个进步。第一个是只要农业部长写信保证,该拨付款项就可以使用,而美国农业部长很快就写了这封信。很多人认为,实际上这种资金限制已经取消了。第二个是美国要遵守其国际义务。实践表明,美国农业部已经不受该法案的资金使用限制。

[23]美国反倾销与反补贴案(United States — Definitive Anti-Dumping and Countervailing Duties on Certain Products from China, DS379)。2012年3月13日,美国总统签署了国会众议院法案(H.R. 4105)。该法案规定,美国商务部在对来自非市场经济国家同时征收反倾销和反补贴税时,可以调整反倾销税(该法案同时规定,美国反补贴法可以适用于非市场经济国家的产品)。

[24]欧盟紧固件反倾销案(European Communities — Definitive Anti-Dumping Measures on Certain Iron or Steel Fasteners from China, DS397)。欧盟已根据其内部法律程序(即欧盟理事会关于执行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构反倾销和反补贴裁决的第1515/2001号条例)开始了该案的执行工作。2012年2月7日,欧委会向欧盟理事会和欧盟议会提交了关于修改《反倾销基本条例》第9(5)条的修正案(提案编号为2012/0019(COD))。3月6日,欧委会发布2012/C 66/06号公告,宣布将重新就对华紧固件反倾销措施进行调查。3月23日,欧委会再次发布2012/C 86/04号公告,就尚在执行中的55项反倾销措施(其中52项涉及中国产品),邀请涉案出口企业提出复审申请。

[25]知识产权案(China — Measures Affecting the Protection and Enforcement of 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 DS362,起诉方:美国)。2010年2月26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的决定”,对《著作权法》第4条第1款进行了修改,删除了本案争议的条款,即“依法禁止出版和传播的作品,不受本法保护”。

[26]出版物和音像制品案(China — Measures Affecting Trading Rights and Distribution Services for Certain Publications and Audiovisual Entertainment Products, DS363,起诉方:美国)。2011年3月19日,国务院通过了“关于修改〈出版管理条例〉的决定”。2012年2月17日,中美双方就电影问题达成协议。协议内容包括:中方同意将在每年20部海外分账电影的配额之外增加14部分账电影的名额,但须是特种电影片种,即3D、IMAX和IMAX3D;而其票房分账比例也将由此前的13%提高到25%。

[27]汽车零部件案(China — Measures Affecting Imports of Automobile Parts, DS339、340、342,起诉方:欧盟、美国、加拿大)。2009年8月28日,工信部和发改委联合发布第10号令,决定修改《汽车产业发展政策》:从2009年9月1日起停止执行第五十二条、第五十三条、第五十五条、第五十六条、第五十七条的规定,以及第六十条中“对进口整车、零部件的具体管理办法由海关总署会同有关部门制订,报国务院批准后实施”的规定。这些条款的废除,宣告了根据《汽车产业发展政策》的这些条款而进一步制定的《构成整车特征的汽车零部件进口管理办法》、《进口汽车零部件构成整车特征核定规则》等缺失了法规依据,也将从9月1日起失效。而各类“构成整车特征的”汽车零部件也不再按整车进口关税来征收,统一按汽车零部件的进口关税来执行。这意味着中国进口汽车零部件,关税恢复到正常进口水平,即按照10%的关税税率征收。

[28] WTO有一半案件是成员通过磋商解决的,也就是WTO没有作出裁决。

[29] WTO年度报告,2012年(WTO Annual Report 2012)。

[30] 美国标准汽油案(United States — Standards for Reformulated and Conventional Gasoline, DS2)。美国向WTO通报,1997年8月19日执行了裁决。



文章推荐















“国际法治之声”

将在“国际法促进中心”微信公号陆续推送

敬请关注